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現實向] You've got a message from Sakurai S.

*現實向, 為免劇透總之就是最近各種的衍生^ ^ 設定是digitalian時期!
*看到後面真相請不要打lo主^ ^...         



---


        ──左手是看,右手是不看。

 

        櫻井翔,三十三歲,私服被認為有點土的國民偶像,當下正面臨人生一大交叉點。平時要作出抉擇的時候,團員之間習慣以猜拳解決問題,但這一刻酒店睡床上只有櫻井一人,要數最近的,也只有在房間浴室裡以為水聲掩蓋沒人發現而偷偷學唸男朋友獨唱中英語獨白的大野智。

 

        於是櫻井決定自己跟自己猜拳。

 

        左手贏了的話,他就迅速拿起擱在大野枕邊的手機,就看一眼然後放下。右手贏了的話,他就當是最近自己過分敏感,才會覺得戀人總是手機不離身,而且手指在螢幕上移動的姿勢和速度完全不像是光在看釣魚情報,分明是在跟誰傳訊息。老實說,自從巡迴開始以後,每當櫻井在休息室好不客易避過團員手中的攝像鏡頭偷瞄大野,都發現他在朝著手機傻笑。甚至直至剛才,也是要櫻井再三催促他去洗澡休息才肯依戀不捨地暫時放下手機,然後輕飄飄地小跳步到浴室去。

 

        ……回想起這種畫面又令櫻井翔極度坐立不安。明知道偷看戀人手機是不信任的行為,櫻井也在心裡自嘲了好多次『十多歲的小女朋友嗎我現在是!』,但害怕失去對方的恐懼似乎已經超越了其他一切情緒和顧慮,他已經按捺不住自己了。

 

        ──所以,左手是看,右手是不看。

 

        也不知道在緊張甚麼,明明勝負完全掌握在自己手裡。櫻井在噗通噗通的心裡默唸了一句『剪刀石頭布』,正要滑稽地用左手跟右手對決時,大野枕邊的手機忽然震了一下,嚇得他整個身彈起,差點驚叫一聲掉下床。鎮定下來,重新把心神專注在雙手上,隨著右手打開,左手本能地比個小樹杈,櫻井完全沒有經過思考就意識到左邊的選手贏了──雖然根本是內定的結果。

 

        浴室裡的水聲剛停下一次又重新傳到耳邊,櫻井知道大野正在沖去身上的淋浴乳了,他得趕快。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用三十三年人生中最敏捷的速度拿起手機,翻到正面,輕點一下下方的圓鍵。螢幕亮起光,他屏住氣息,撐開本來已經圓滾滾的大眼睛,聚精會神盯著畫面一看,卻被眼前所見嚇得把手機拋到地上,比在鬼屋裡反應更浮誇。

 

        櫻井視力在團中最好,他確定自己不可能看錯螢幕上那行通知:

           

             LINE 1分前
            Sakurai S. : もっとくれないかな…

 

        ──讓我們先來組織一下各種事。

 

        首先,『能不能給我更多吶……』這種情慾的話,絕對不可能是普通朋友之間的對話吧?更多……想讓智くん給你更多甚麼?下流!無恥!變態!可、可惡……

 

        然後,更重要的是,那個出軌對象──是的,櫻井心裡已經直接把對方歸納為出軌對象──的名字,跟我的是一樣吧?甚麼回事?!櫻井可是優勢的家族傳統不是讓你隨便叫的!可、可、可惡……

 

        等一下,櫻井記得好像聽過一個說法:『以後我喜歡的人,都是你的模樣』。所以大野找新的戀人也要找個相同姓名的嗎?

 

        腦裡思緒混雜交纏之時,浴室的門忽爾打開了。熱騰騰的蒸氣和嬰兒一樣軟綿綿的花香湧向床上,大野用浴巾擦拭濕潤的頭髮,慵懶地笑著跳上床,撲進因受了過度刺激而坐得僵直、深鎖眉頭的戀人懷裡。還沒有察覺對方異樣的大野從容地伸手想摸手機,才發現它可憐兮兮地躺在地毯上,疑惑地像隻小貓一樣伸出半邊身從地面拾起來。

 

        「……智くん、」還沒有等大野坐好,櫻井就正經地捉住對方雙肩,把對方整個身轉過來面向自己。「你看著我。」

 

        「怎麼了翔ちゃん忽然之間?嚇我一跳啊!」

 

        「你先好好看著我。」櫻井一臉焦慮。

 

        「到底怎麼了?我有在看啊!」大野不知所措地眨著無辜的雙眼。

 

        「……你……你有話要跟我說嗎?」

 

        「……哈?晚安嗎?」

 

        「不、更重要的事……要跟我坦白的事……之類……」櫻井愈說愈不敢說下去,這下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真的很怕面對殘酷的真相。

 

        「……原來被翔ちゃん發現了嗎……」大野靦腆地垂頭。「好啦,昨晚我其實沒有戴套子──」

 

        「──不是這個這個我早知道了!」櫻井的臉一陣燙熱,他決定不再跟對方糾纏下去,一手搶來大野還握在手中的手機。「裡面的、是誰……?!」

 

        「哦、手機鎖屏不就是翔ちゃん吃麵時張口的模樣嗎?那個超可愛──」

 

        「大野智!!不!!我是指訊息裡面那個人!!」

 

        「……欸?」

 

        「在說『能不能給我更多吶……』的那個變態!!」

 

        大野鼓起圓臉皺起八字眉。「翔ちゃん偷看我手機!」伸手把手機搶回來,朝螢幕看了眼,愣住一下才恍然大悟,哭笑不得地抬頭。「慢著--翔ちゃん,你不會以為我出軌了吧?」

 

        「不、那個……智くん說得這樣直接我反而……嗯、嘛……」不好意思地搔著頭髮,徐徐低頭。

 

        「事到如今,我也唯有把真相說出來……」大野憋著笑,裝作換上凝重的神情。「……我這個出軌對象,其實翔ちゃん是認識的啊。」

 

        大野輕巧地點開密碼鎖屏,打開通訊應用聯絡人資訊頁面,遞到櫻井面前。櫻井似看不敢看地偷望了一眼,首先映入櫻井眼簾的是一串熟悉的電話號碼。

 

        「0-9-2-3-5……等等,這不是──」櫻井低聲把號碼默唸了一遍,猛然抬頭。「──這不是我爸的號碼嗎?」

 

        「正解。」

 

        「哦,原來是我爸,難怪也是Sakurai S.……」櫻井點點頭,忽然又覺得一切莫名其妙。「……哈?!我爸?!所以智くん跟我爸是怎樣認識的為什麼會聊起天來我爸為什麼會跟你說這樣的話為什──」

 

        「櫻井さん問題太多了受訪者無法回答,主播失格。」

 

        「我、我太混亂了、」

 

        「明明是翔ちゃん第一次帶我回家吃飯時超緊張為了緩和氣氛開玩笑讓大家交換聯絡的!修くん跟舞ちゃん的LINE我也有啊!」

 

        這段模糊的記憶從櫻井腦海中甦醒過來。他記得牽著大野回老家的當晚,雖然自己甚麼都沒有說,也沒有把對方介紹為『男朋友』、『戀人』,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句『是團裡感情最好的那個』,家人之間是不言而喻的默契,父母溫暖的點點頭就等於欣然接受了他們的關係。父親在餐桌上忙著跟大野互相倒酒,母親好像誤以為大野是女的一方,拉著他到廚房分享兒子最愛吃的食譜。

 

        「翔ちゃん你看。」

 

        大野翻開跟櫻井爸爸的聊天記錄,裡面幾乎全部都是照片──應該說是都是櫻井翔的照片。

            さとし♪ : 翔ちゃんパパ這是今天在休息室拍的翔ちゃん啊!ヽ(•∀•)ノ 那個人總是在造型好才去睡的(笑)唸他又會撒嬌(笑)


            Sakurai S. : 智くん晚上好。今天演出也辛苦了。這幅我也保存了,謝謝。


           Sakurai S. : 麻煩你替我跟造型師說也辛苦他們了。


            さとし♪ : 抱著抱枕的翔ちゃん今天也很可愛啊(^w^)


            Sakurai S. : 從小時候開始就要摸著棉被睡呢。現在都一樣。

            

            さとし♪ : 然後這是剛剛跟翔ちゃん吃宵夜的時候拍的(•∀•) 吃的是咖哩烏冬啊!翔ちゃん吃得很香的樣子ふふふふ^ ^


            Sakurai S. : 那孩子跟小時候的吃相完全沒變呢。

            

            Sakurai S. : 下次有機會也給發一下他小時候的相片。

            

            さとし♪ : やった!謝謝翔ちゃんパパ(ノ≧∇≦)

            

            Sakurai S. : 我才謝謝智くん給我發那孩子的照片。

            

            Sakurai S. : 兩父子總不好意思問太多呢。

            

            Sakurai S. : 那個、如果可以的話、

            

            Sakurai S. : 能不能給我多發一點吶……

 

        對話去到這裡就沒了,最後一行也即是剛才使櫻井疑惑的地方。竟然把爸爸當成是戀人的出軌對象,還把日常交流錯誤詮釋成下流對話,想到心術不正滿腦子歪念的自己,櫻井羞窘得脹紅著臉,咬著下唇不肯抬頭。

 

        「你啊……甚麼時候開始跟我爸互傳照片啦……」

 

        「前些天在後台拍到舞台上很努力很閃閃發光的翔ちゃん,心血來潮想跟人分享,第一個想到就是翔ちゃん爸爸了。」大野微笑著回想。「然後他很快就發來回覆,說已經保存下來,以後跟人介紹兒子的時候有新照片可以用。」

 

        「翔ちゃん爸爸真的很疼翔ちゃん呢。大概跟翔ちゃん一樣,都是表面很倔強嚴厲,其實心裡只有溫柔的人。想到你們或許因為身份關係很多話都無法坦率說出口,就覺得如果我可以成為當中一道橋就好啦。」

         

        「……要是他讓人看了我的睡相啊吃飯狼狽的樣子啊,那怎麼辦你怎樣賠我形象啦……」櫻井撇撇嘴,勾起一邊嘴角笑著碎碎唸。

         

        「不會的,我們說好了是兩個人之間的秘密。」大野瞇起雙眼笑了。

 

        「……這口吻,總覺得你兩個成為小伙伴了啊……智くん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嗯,很高興呢。因為是我第一次覺得遇上了可以跟我比的對手──」大野笑著把櫻井的臉珍而重之地捧在掌心裡。「可以跟我比喜歡翔ちゃん的程度。」

         

        「不過我絕定不會輸的。」大野輕輕把吻印在戀人鼻尖。「已經把冠軍讓給翔ちゃん爸爸半輩子,接下來就該到我佔據了,這個最喜歡翔ちゃん的位置。」

         

        「……笨蛋……」

         

        「所以翔ちゃん要是再懷疑我我就生氣了啊!」大野有指頭點一點櫻井的額角。「我只有一雙眼,顧著看翔ちゃん都不夠用了,哪裡還有余裕看別人?」 

         

        櫻井還沒有點頭,就被一下攬入熟悉的擁抱裡。他合上雙眼,回憶中小時候在爸爸懷中的溫暖與當下重疊,安心的感覺沒有離開過。

         

        櫻井翔不知道愛要怎樣衡量,但這刻他想,也許,一生中最愛自己的人,都已經在身邊了。

        



  (`•З•´) お 終 い (´•∀•`)


---

米娜桑晚上好
八月已經開始了希望大家這個月也RP滿滿/w\

最近無論用手機抑或wifi 在家抑或在辦公室都總是刷不開LFT =w=...
因為各種不穩定上不來所以之前評論都沒好好回, 非常果咩><...
摸魚的文章一直沒有備好份我也是太大意了... 
趁今晚刷得開還是得先備份一下!


然後最近我們山真的是甜得像一攤糖水的狀態^ ^
D3我就不說了我已經是每天起床之後睡覺之前都必須看一遍大阪場那邊
每一個山的細節都好戳TAT... 只有對著智智才願意撒嬌的翔桑 只有對著翔桑才敢S起來的智智 每一個他們都好喜歡好喜歡... 
已經喜歡到好想寫D3 repo的地步 O<-<
感謝大手大野智先生!!!! 雖然也因為DYZ太大手心裡好希望可以給餵一點S-->O的糖讓我的腦洞平衡一下TAT
之後還有對談, 天神祭...^ ^
希望七月的小幸福延續到八月去小兩口每天都甜甜的嗷嗷嗷!


然後就是這一篇了XDD 各種梗混雜我自己都分不開了XDD
看了一下櫻井先生發表政見的視頻, 明明在說正經的事卻感覺痴漢力跟我們智智有得比XD
想著爸爸原來也叫SAKURAI S啊... 就有了這樣逗比的小故事^ ^
總而言之是櫻井翔被愛著我就滿足啦!!!!^w^ 
如果也可以讓大家看得滿足就太好了^ ^


那麼明天已經是星期四咯!!! やった!!!!! 
おやすみなさくらい^ ^


xenxenxen
06.08.2015

评论(33)
热度(180)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