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現實向] 智くんってさ、私だけでいいの...?

        「我說啊,智くん……」

 


 

        櫻井沒有轉過身去看大野,溫柔的視線依然停駐在前方偌大的畫像上。

 


 

        「智くん真的是我就好了嗎?明明一定有更好的人……」

 

        

 

        展覽廳寬闊平靜的空間裡只剩下他們兩個,站在兩幅新舊小狗畫作前。個展前夕,跟成員在各自的畫像前互相嬉笑揶揄一番,也拍下了紀念合照以後,二宮識趣地說了句『相葉さん說請大家吃宵夜』,然後邊拉開嚷著抗議的相葉,邊領其他人踏出了展館,留下最重要的人給今天的主角。

 


 

        七年之後,大野智的身邊還是同一個身影。像他自己所說一樣,七年不是短的時間,他經歷了很多波折起跌。但結果,有些事好像從來沒有改變,原來還會有一直都在的人。

 


 

        「翔ちゃん就好了啊。」大野微笑著閉上雙眼仰頭。展廳的燈光白亮得有點刺眼,光線揮撤下來映照大野的側面,櫻井偷瞥了一眼,覺得閃爍得像殘夜天邊的星一樣。

 


 

        在大野的藝術裡,櫻井看到太多無法揣釋的思想和情緒。拋開技巧不提,他知道對方耐心、敏銳與感性的部分都是自己無可比擬的。櫻井不是個輕易小看自己的人,他懂得櫻井翔自身的價值,也懂得與大野智相愛的原因,但在對方撼動心靈的非物質才能面前,有這麼一刻,忽然,他竟然會懷疑自己不值得。

 


 

        「一直以來只忙著看翔ちゃん,所以根本不知道有沒有更好的人啊。況且我也不特別想知道。」

 


 

        「……智くん……」

 


 

        「當然,要說完全沒有看別人那肯定是說過了。至少我其實還是知道,比方說,ニノ溫柔的地方、相葉ちゃん可愛的地方、松潤用心的地方,那些我還是看得見的。」大野轉身看了一下並排著的五幅畫像,淺淺地勾起了嘴角。「但用的不是同一種目光啊,跟看著翔ちゃん的時候。完全無法用一樣的目光呢。

 


 

        「所以於我其實已經沒有選擇了,就只有櫻井翔單選項。」笑著瞇成一道線的雙眼看向身旁的櫻井。

 


 

        臉頰染上緋紅,櫻井垂頭抿嘴,步近大野一點,緩緩伸出左手,握住對方右手的小指。要牽不敢牽像不敢觸碰侵犯的姿勢,每次都讓大野覺得特別心疼寵愛。

 


 

        「……慢著,難不成是翔ちゃん對我以外的某個人動了心?!對那些『更好的人』?!」鎖起眉頭,裝作生氣的撇撇嘴。

 


 

        「不、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吧!我才是智くんONLY……嘛……嗯……」

 


 

        「那就好了。」小圓臉上泛出一抹軟綿綿的笑容,大野翻一翻掌心,捉緊櫻井比自己要大一點的手,與對方十指相扣,交換、平衡不一樣的體溫。「吶、翔ちゃん,可不可以答應我不再問這樣的話?

 


 

        「因為如果無法令你安心的話,我也會很不安的。」

 


 

        「……嗯、」

 


 

        「我也會為了令翔ちゃん安心再努力一點。所以翔ちゃん以後還是一直當翔ちゃん就好了,知道嗎?在我身邊當我唯一的翔ちゃん。」

 


 

        感受著從大野指頭傳來的脈動,櫻井覺得心裡好踏實。再遙遠的人,即使有時候遙遠得像在雲層上面的人,只要兩個人伸手出來互相牽住不放,還是連繫在一起了。

 


 

        「……我知道了、囉唆、……」

 


 

        「說好了啊?」

 


 

        「嗯、說好了。」

 


评论(2)
热度(93)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