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 VSおやま (I)

*現實純妄想向,以VS裡各個遊戲為場景的腦洞合集 

*畫風和篇幅每篇都不一樣,但總而言之都很奇葩,一如既往^V^

*都OK的話下面是五個片段~^^



---


ローリングコインタワー / Rolling Coin Tower

 

這次嘉賓試玩遊戲的時候,五位常規成員也參與其中。先試玩的遊戲是Rolling Coin Tower。

 

塔已經疊至一定高度,正要輪到櫻井、大野、二宮的隊伍。因為是試玩的緣故,大家都沒有出盡一百分的全力,甚至當塔轉到櫻井面前的時候,他還在轉過身跟階梯下面的二宮說笑。一旁的大野自然在放空稍息。

 

「呀、翔さん、前面!」忽然察覺狀況的二宮指向前方,櫻井急忙轉過身,發現塔已經要從自己身邊轉走。他踮起腳尖向前俯身,想把手上的硬幣放在塔頂,一個失平衡,整個人向前傾倒──

 

正以為要倒在轉盤上,心跳也亂了規律時,櫻井感覺一股力量在腰際把自己猛地向後拉扯,下一秒已經向後跌在一個熟悉的懷抱裡。


他轉身看見一個跨步踏上台階的大野伸手抱住自己,對方的臉就在五毫米以內,耳邊響起一下下輕微的喘息。

 

「笨蛋!」大野皺著眉在櫻井耳邊低聲嚴厲地唸了一句,然後慢慢鬆開手,讓櫻井倚著欄杆站好。

 

發現全場的目光都落在自己和大野身上,櫻井誇張地笑了起來,向一臉嚇傻的嘉賓道歉。「真不中用呢我!哈哈哈哈!」

 

「想不到這個年代還有這種英雄救美的戲碼唷!」「大野くん不發呆的時候意外地很靈活嘛!」「幸好沒有拍下來,要不全國的觀眾對櫻井くん的憧憬都要幻滅了!」客隊的搞笑藝人嘉賓忙著吐槽完場。

 

而自己延續的心跳到底是為著甚麼原因──垂下頭才敢悄悄臉紅的櫻井不敢說出心裡的答案。

 

 

 

 

ショットガンディスク / Shotgun Disk

 

「智くん、等、等一下,那個槍不是用來射我的好不好,是用來射頭上的飛碟──好痛、痛……喂大野智!」

 

觀眾席上無辜的櫻井企圖避開來自大野的炮彈,然而對方百發百中,無論櫻井如何跑開跳開閃避也避不過。

 

相對之下悠然自得的大野邊陶醉在觀眾席上的光景當中,邊愉快地不斷為手炮充彈。

 

「你到底在做甚麼?痛、……!」

 

「對不起,看見翔ちゃん在邊掙扎邊直呼痛我就停不下來……拜託再喊大聲一點!」一臉滿足地射著手炮,臉上展露一抹軟乎乎的無害的微笑。

 

(……ドS全開的大野智好像有點莫名其妙。)

 

 

 

 

ピンボールランナー / Pinball Runner

 

「三、三、三、三、三!」

 

「十、十、十、十、十!」

 

「四、四、四、四、四!」

 

「再來再來,三、三、三、三、三!」

 

「十、十、十、十、十!」

 

「四、四、四、四、四!」

 

跑道上的大野忽然停下腳步,踏出跑道,氣沖沖地面向指令台上的櫻井。

 

「翔ちゃん肯定是在亂喊吧!一直在重覆!根本沒球在那邊!」大野抬頭看看自己背著的籃子。「你看一個都沒進,害我一直白跑!」

 

「啊、對不起,」櫻井靦腆地笑著搔搔頭。「只是忽然好想叫你的名字……」

 

大野轉身看看貼在牆壁上的數字。

 

──三、十、四。

 

──さ、と、し。

 

(……沉醉在愛情中的櫻井翔好像也有點莫名其妙。)

 

 

 

 

ジャングルビンゴ / Jungle Bingo

 

在迷宮裡一直爬、一直爬。

 

有為著接近終點而向上的時候,也有走到盡頭而逼不得已向下的時候。耗費太多時間始終找不到對的路時,可能要先從預想外的出口走出來,到外面重新看清楚狀況,重新計畫妥當,才再一次踏進迷宮裡。

 

──不是好像人生嗎?

 

而在這樣迷茫混亂、到處都是枝節的人生裡,竟然可以迎頭碰上喜歡的人,櫻井覺得太不容易,自己是太幸運了。

 

「智くん。」

 

抬起頭看見竟是對方的身影,他定下本來還在向前爬動的手腳。

 

「這次我不會再走了。」櫻井緊緊按住大野趴在格子地面的手。「也不會再讓你走了。」

 

「……不可以的,我們的路不一樣。」大野咬著唇低頭,不敢正視櫻井熾熱的眼神。「你有你的終點,我也有我的。你知道的。」低聲呢喃。

 

「我不會放手。」櫻井搖搖頭,聲線裡充滿肯定。「智くん也想留在我身邊,不是嗎?」

 

「很多東西不是說想就可以了……」大野企圖把雙手從櫻井的掌心下挪走,卻發現對方鎖得很用力。

 

「那麼,」櫻井深深看進對方的雙眼。「如果我說愛你?」

 

「翔ちゃん……」

 

「即使這樣也不夠嗎?」

 

像永遠一樣長的沉默以後,大野決定放棄掙扎,向前爬入櫻井的懷裡。櫻井坐起身抱住愛了很久的人,不小心被格子的天花頂到一下頭。

 

「裡面那兩位大叔演夠了沒有我們一個BINGO還沒有達成好給我出來了──」

 

有一把好像二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櫻井知道,這肯定是人生的幻覺。

 

 

 

 

GoGoスイーパー / GoGo Sweeper

 

「翔ちゃん你看,這個新遊戲說不定我很擅長啊!」

 

駕著小車在場內繞圈的大野樂此不疲地扭著方向盤,轉身朝一旁笑著看自己的櫻井揮揮手。

 

「你說這裡坐不坐得下兩個人?」

 

「欸……明顯是單人座啊智くん?」

 

「試一下坐上來嘛。」把小車停在一旁,招手示意讓櫻井過來。「平時都是翔ちゃん在開車,偶爾我也想當當翔ちゃん的司機!」

 

「甚麼構想?」櫻井哭笑不得地小聲吐槽,但還是搔著頭聽話走到戀人的小車旁。大野挪開身體讓過一半座位,不過車裡空間太窄,看來始終不足夠讓兩個成年男人並排坐。

 

大野想了一想,忽然拍拍自己的大腿。「那翔ちゃん坐我上面吧。」

 

「哈?」一條腿已經踏上小車的櫻井瞬間漲紅了臉。「說、說甚麼傻話,這個姿勢好害羞,不要!」

 

「平時明明在做更害羞的事啊。」輕輕一拉櫻井的手,對方如願地失重心跌坐在自己身上。一手抱住懷中戀人的腰,另一隻手重新置在方向盤上,往腳踏一踩,熟練地發動小車,又開始繞著場地轉圈。


「乘客要不要再刺激一點?」

 

還沒有等到回答,大野已經把小車駛向閘門,猛力地衝過去。小車激烈地震盪,車上兩人也連帶一震,大野的下身有意無意地乘勢向上一頂。控制權完全不在自己手的櫻井嚇得嬌聲輕嗔,立即伸手捂著嘴巴。

 

大野饒富深意地勾起嘴角,把身上的人往自己再抱緊一點,後退小車,然後一下又一下朝前方閘門撞去。

 

伴著衝擊力大野讓下身向上頂,愉快地聽著戀人每次應聲漏出的微嗔,惡作劇一樣享受著反覆的震盪。

 

「大野智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夠了別再頂──啊、啊、……」

 

很可惜,已經發現得太遲了。

 

 




(`・З・´) つ づ く (´・∀・`) 

 

---


大家三月好,雖然三月都要完了……
失蹤人口po主回來了 D:
我這種浮上頻律真的很對不起大家…… 
我會努力讀好書多回來的…… 果咩。TAT


然後是的忽然之間我又開始做奇葩企劃了= = 
這次是有關VS的企劃呢!
因為說到春天果然就是MMDA的季節!也就是VS的季節!<--where is邏輯
於是想寫點開心的小腦洞…… 而且我的志願是寫完全部遊戲啊呵呵^v^(沒有我沒有在開坑
米娜最喜歡節目裡哪個遊戲啊?
我的話大概是Kicking Sniper吧… 每次都莫名看得很興奮XDD
不知道我擔今年要不要掉下去呢^///^ 


さて。
最近開始熱起來,我也陸續換春裝了……
轉季大家要注意身體喔!!尤其花粉症的米娜!!

那麼,今晚也晚安了~我們四月見^w^
四月的目標是要寫點正常的現實向!(看看看我也是有不正常的自覺的!!



xenxenxen
30/3/2015

评论(6)
热度(75)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