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x竹馬/現實向] 恋愛相談

*主線山組現實向/副CP竹馬
*智君送翔桑高級釣魚用品背後的真!相!(不
*總而言之只是PO主收假前夕寫著開心開心的胡鬧小劇場^W^" 



---


      

        「吶、ニノ。」

 

        翹腿在桌前的櫻井眉心緊鎖,一臉疑惑地盯著手機屏幕,向旁邊趁著新曲錄像拍攝空檔埋首遊戲之中的二宮揚聲。

 

        「這個──你怎麼看?」

 

        「哪個?」頭也不抬,手指繼續靈活來回在按鈕之間。

 

        「人命攸關。」察覺對方企圖敷衍帶過,櫻井轉過身面向二宮,雙手合十在胸前。「拜託給我看一下啦。」

 

        「我這邊也是人命攸──」隨著一陣忘我的連打,掌機傳來撕殺聲,伴和著二宮悲壯的哀號。「──翔さん你賠我。」

 

        櫻井完全無視那怨恨的目光,滿意地一手抽起二宮手中的電玩,換成自己的手機。

 

        「事情是這樣的……前幾天收到這個……從智くん那裡。」

 

        二宮毫不情願地低頭讀起屏幕上的字:

 

        『翔ちゃん生日快樂(・∀・)ノ♪ 今年想要甚麼禮物?(^∇^) 甚麼都可以啊,我能做的都會給翔ちゃん做~』

 

        「然後呢?」

 

        「不知道該回覆甚麼……」

 

        「啊、原來翔さん是想要關於PLAY的意見嗎?」二宮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開始低頭切入認真的思考模式。「這方面問相葉ちゃん比較懂啊,平時都是他主導……不過他的口味有點變態,不知道翔さ──」

 

        「──等、等一下,ニノ你在說甚麼……?!」

 

        「嗯?大野さん這樣還不是主動獻身讓你為所欲為嗎?可是說了『都會給翔ちゃん做~』啊!」

 

        「別讀出來啦他就在那邊!」櫻井羞紅著臉壓低聲量。「我、我們還不是那種關係啦!」

 

        「哈?」二宮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聽說都已經2015年了唷!你們兩個加起來都有六十多歲了唷!」

 

        「不可以太急進的……」

 

        「之前不已經教你裝醉透露心聲了嗎?」

 

        「那一次我有成功啊!」櫻井搶著猛點頭。「……準確來說是成功了一半……只做到偷牽他手那一步……但智くん也讓我牽著足足一小時!一小時啊!」

 

        二宮忍住沒有即場翻一個白眼反問『怎樣做到牽著手一小時也不發展出任何下文』,心底裡再一次深深佩服櫻井在正經事與情事上的強烈反差。「那請問兩位大叔的純愛故事接下來打算怎樣寫?」

 

        「啊、這說法好害羞喲。」發現自己在二宮冷漠的視線裡獨自傻笑時,櫻井清清喉嚨。「回到正題,我打算趁著今次正正式式跟他告白一趟。」

 

        「以甚麼形式?」

 

        「我的計畫是約他去釣魚,兩個人對著大海喝點啤酒,氣氛對時就開口……」似乎正在腦內預演情景的櫻井緊張得額上直冒汗。「對白我也想好了……『可以讓我在你心中成為比魚更重要的人嗎?』這樣……ニノ怎麼想?」

 

        「……很有翔さん的風格。很好。」不知何從吐槽的二宮決定不吐槽。

 

        「所以我打算回短訊邀請他去釣魚……」

 

        「不可以!」二宮忽然斬釘截鐵地出言阻止。

 

        「為什麼?!」

 

        「這樣不夠矜持!」一本正經地述說愛情的真理。「不可以讓對方覺得你太容易就到手啊,要婉轉一點,留個下台階給自己。這樣他才珍惜你的!」得意地朝遠處正在拍攝的相葉揮揮手,雖然相葉正忙著把櫻花瓣吐出來沒有看見。

 

        「等等……」櫻井的表情寫滿懷疑。「聽說是你哭著跟相葉ちゃん告白的啊……這樣也好像沒很矜持吧……」

 

        「才、才不是呢!大人的戀愛翔さん懂甚麼!」被一語戳破的二宮紅了耳根,立刻扯開話題。「總而言之,翔さん還是間接讓大野さん邀約就最好了!」

 

        「……真的可行嗎?」猶豫地皺著眉。「智くん會不會察覺不到……」

 

        「相葉ちゃん的話倒有會錯意的可能……但像大野さん這樣敏銳的人肯定懂。」二宮把手機推給櫻井。「來吧翔さん。」

 

 

 

 

        「吶、相葉ちゃん。」

 

        大野伏在桌面,手指在手機屏幕上滑來滑去,撇撇嘴向旁邊正要把第五件炸雞放進嘴裡的相葉求助。

 

        「這個──你怎麼看?」

 

        「リーダー怎麼了?在煩釣魚的事?」滿口炸雞的相葉努力嘗試張嘴把話說清楚。「嗚哇這個炸雞超好吃的リーダー真的不要一塊嗎?」

 

        「啊、不用了。」大野搔搔被髮膠過份定形的頭髮,把手機推到炸雞便當旁邊。「剛剛翔ちゃん給我傳了這個訊息……」

 

        相葉把筷子含在嘴裡,拿起大野的手機:

 

        『謝謝智くん

   33歲的我也請、多多指教吶m(_ _)m

          關於禮物的事、我想好了

          今年想要釣魚用品

          最近也有去釣魚的時候呢

          那麼、拜託智くん了』

 

        「我說啊……翔ちゃん的換行頻率是不是太高了,就不能把話連續地說嗎!」

 

        「相葉ちゃん,那個我們下次再討論。」大野揉揉眼睛,似乎隨時都可以睡著。「趁我還清醒先一起來想一下這是甚麼意思。」

 

        「不就是讓リーダー給他買釣魚用品嗎?至於實際上買甚麼我也不太懂……リーダー不更清楚嗎?」相葉夾起一口飯往嘴裡送,但一半的飯粒笨拙地掉在大腿上。

 

        「唔……總覺得是在暗示甚麼……」

 

        「欸?真的嗎?」相葉疑惑地重新檢閱一遍訊息內容。「不就是普通的回應嗎……」

 

        「相葉ちゃん不覺得像是有『喂快約我去釣魚啊』的意味嗎?翔ちゃん雖然是有偶爾去釣魚沒錯,但不似對用具很有要求……」

 

        「哈哈哈哈哈,」仰頭爽朗地笑著擺擺手。「リーダー想太多了,完全看不出有這種OS啊!這個年頭哪有人這樣別扭的,要約就會開口約!像我對ニノ那樣,每天都赤裸裸地跟他說喜歡喲!」

 

        「那我跟翔ちゃん還未發展到你跟ニノ的地步……」語帶失落的大野舉起雙手伸一個懶腰。

 

        「蘊釀了幾年還未正式開始?!」幾乎把嘴裡的雞肉都吐出來。

 

        「啊、嗯……」

 

        「那之前跟我說牽手的事呢?之後都沒下文了嗎?」

 

        「之後見面就裝作甚麼都沒發生過……雖然我肯定翔ちゃん從那天起就再不敢看進我眼裡來……」大野伏下來把半張臉埋在雙臂間,把玩著手機上的魚型吊飾。

 

        「原來你們走曖昧猜心路線……」相葉一臉嚴肅地閉上眼試著代入角色,忽然靈機一觸般睜開眼。「……我懂了!翔ちゃん的潛台詞!」

 

        大野像聽見希望一樣仰頭看旁邊的人,雙眼眨出亮光來。

 

        「翔ちゃん是想測試リーダー有沒有誠意!」興奮地搖著大野的肩膀。「所以必須要買超高級的漁具!」

 

        「……はい?」

 

        「ニノ跟我說的,『現在的女孩子都這樣想啊~你肯為對方花錢就代表愛,花得多愛得深!』」相葉盡情演繹著二宮的語調。「翔ちゃん那種少女情懷,分明也是透過價值試探你的心意!」

        

        「相葉ちゃん確定這一套不是ニノ專用?」

 

        「不是啦不是啦,」自信滿滿的笑著搖頭。「リーダー還不懂女孩子的心,ニノ說這一套是世界通用的!」

 

        忍住沒開口提醒相葉『其實翔ちゃん是男的』,大野半信半疑地點點頭。

 

    「這次肯定沒錯了。嗚哇、我頭腦也有好使的時候!成了事要請我跟ニノ吃飯唷リーダー!」相葉情緒高漲地摩拳擦掌。「來,我陪你選最貴的釣具!」

 

 

 

 

        然後,又過了一個星期,松本先後收到來自櫻井和大野的求救訊息,內容幾乎一樣。

 

    『這次我只信你了松潤。』

 

 

 

 

 

 

(`・З・´) お 終 い (´・∀・`)



---


大野智先生發這個糖好戳我萌點!!!!
別扭的二人最高嗚嗚嗚


SAKURA PV裡有一小段來回切山組竹馬山組竹馬鏡頭的每次都loop上幾十遍出不來!!TAT



明天上學了不開薰T3T 米娜桑晚安晚安~

xenxenxen

26/2/2015

评论(44)
热度(127)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