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架空單篇] なで肩の寝心地

*山組架空/大學生校園物語

*BGM: Sign/Mr. Children


---


(零)


        寝心地 【ねごこち】【negokochi

        [名] 躺(睡)著的感覺

        例:このなで肩は寝心地がいい。

 

 

 

 

(一)

 

        大二下半年的選修,櫻井翔選了進階世界歷史。

 

        因為是自己一直以來的興趣,櫻井對於課堂非常雀躍期待。首個講課的下午,他預早十五分鐘就到達講堂,隨意在左側後排靠通道的位置坐下,把筆記本與參考書攤開,蹺著腿滑開手機跟朋友發短訊。

 

        隨著學生陸續進入,笑鬧聲逐漸充滿講堂。雖然是比較困難的課程,但大抵因為屬於歷史系學生的必修,來聽課的人很多,偌大的講堂裡八成座位都被填滿。也由於不是櫻井主修學系的課,他找不到一張熟悉的臉孔,旁邊一直空出一個座位來。

 

        講課開始。正當教授走上講台,櫻井打開手機的錄音功能,坐直身子準備把重點記下的時候,一個遲來的男學生喘著氣跑上階梯,四處張望找空的位置。

 

        櫻井在學校不是多言之人,不習慣主動跟人搭訕,但男子的身影擋著他看黑板上的字,於是他向對方招手輕喚。

 

        「那個、這邊有個座位。」

 

        男子雙手合十,用口型跟櫻井道謝,迅速在他身邊的位置安頓好。

 

        不同於櫻井,男子沒有把任何文具拿出來,只是呆然坐著,微張著嘴望向教授。櫻井忙不迭在筆記本上飛快地抄寫,同時間心裡納悶旁邊男子為什麼可以如此從容。不過他也理解不同人有不同學習方式,自然不會多口過問,很快也把心思集中在教學內容上。

 

        忽然之間,他感覺有重物沉沉地跌在左肩上。嚇一跳的櫻井轉過頭,看見鄰座的男子把頭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著了。

 

        「等、等一下……!」

 

        身處肅靜的講堂,櫻井不敢胡亂擾攘,只是漲紅著臉聳聳肩膀,用氣音在男子耳邊低喚,意圖把對方叫醒。見男子毫無醒過來的跡象,櫻井又清清喉嚨多叫了一聲,可對方依然無動於衷。教授在講臺上正解釋到本科的評分準則,櫻井無瑕糾纏,唯有先任由男子躺著,趕緊執起筆抄寫。

 

        投入講課之中的櫻井漸漸忘記了肩膀上的重量。再次令他失神的是當察覺到從男子身上傳來淡淡的淋浴乳香氣,像牛奶的綿滑,也像嬰兒的純淨。櫻井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陶醉在香氣中定格了五分鐘。

 

        他緩緩低頭看向男生。

 

        臉與臉之間的距離只有零點五公分。睡夢中的對方睫毛在輕輕顫動,偶爾嗡嗡鼻子,稍張著嘴,嘴角向上微彎。看得出來很努力用髮膠向上定形好的深棕色瀏海偏偏漏掉一條,不爭氣地貼在額角。

 

        凝神注視,櫻井不自覺也彎起了嘴角。

 

        而忽然意識到自己像個笨蛋一樣微笑著注視睡在自己身上的鄰座陌生同學,對方還是個男生時,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臉紅耳赤,尷尬地甩甩頭。這一下動作終於令男子矇矓地睜開眼,自然挪開身,迷茫地環顧四周,直至視線與櫻井目光對上。

 

        「我睡著了嗎?」

 

        與外表相當配合的聲線像雲一般軟綿。

 

        「啊……嗯、一會兒。」櫻井一時間找不到說話回應,紅著臉點點頭。

        

        「啊呀,不好意思,昨晚睡不好。」男子笑著搔搔頭。

 

        「不、不要緊……」

 

        櫻井急忙低頭,筆尖在筆記本上亂舞,但其實教授的話一句也聽不進去,紙上的字如塗鴉一樣。可幸的是講課也迎來了終結,教授簡單交帶下一節課的準備工夫,就步出了講堂。男子也把雙肩包掛在背上,站起身來。

 

        「那麼我先走了。」爽朗地向仍在收拾桌面的櫻井揚聲。

 

        「哦,那就──」幾乎衝口而出說了『下週再見』的櫻井把說話吞下去,「──再見了。」

 

        伴著男子背影的只有自己噗通的心跳。

 

 

 

 

(二)

 

        日間的課堂太過分神,櫻井在書桌前戴上耳機,點開講課的錄音,在筆記本上補充抄寫漏掉的部分。

 

        回放到後半段,他隱約聽見一陣雜音。

 

        把音量調到最高,才發現是鄰座男子的鼻息。

 

        時而高亢時而低沉的『呼──呼──』,比呼嚕輕一點,像是在被窩裡安心舒適的熟睡。

 

        回過頭來的時候,櫻井發現自己歪著頭傻笑著,第八次回放那一段。

 

 

 

 

(三)

 

        櫻井不想承認心底裡期待著再見那個男生,才會刻意繼續提前去講堂,佔回同一個位置。甚至當一個長得蠻可愛的女生上前欲坐在自己旁邊時,竟然回話了一句『不好意思,這邊有人坐。』

 

        當再次抬起頭,發現身邊出現同一個身影的瞬間,櫻井心中同時湧起莫大的興奮和緊張感,但都被他收好在內儉的微笑後面。

 

        「午安。」禮貌地跟男子打招呼,卻再想不到後續該說些甚麼。

 

        「午安。」男子把厚重的外衣脫下放在大腿上,笑著向櫻井頜首。「今天我會保持清醒的。」

 

        本來信以為真的櫻井,很快就發現這只是男子胡扯的謊言,因為未幾,男子的頭又跌在櫻井的肩上。

 

        這次,儘管櫻井已經沒有太過驚訝,還是有點反應不過來,難為情地四處張望,怕周遭的同學投以疑惑的目光。但其實肯來上課的人大都像櫻井一樣屬於好學和精英的一群,而且櫻井的位置處於後排側邊,所以跟上星期一樣,並沒有誰察覺到異樣。

 

        櫻井慢慢坐低身子,想躲在前排學生的背後,以免被台上的教授看見。男子的手從外衣上掉下來,在長桌之下手背碰到櫻井的手背,櫻井如觸電般全身一抖。

 

        櫻井也無法理解自己的行為,但下一秒,他戰戰兢兢地伸出顫動的小指,輕輕勾起對方的小指。接觸的範圍很小,但他確實感覺到,隨著體溫傳來的別人的脈動。他吞一吞口水。

 

        肩上的重量突然滑下來,櫻井驚慌得立刻鬆開手,移開身。男子醒過來,揉著雙眼,不好意思地吐吐舌。

 

        「阿咧、濕了。」

 

        男子睜大雙眼看向櫻井的方向。

 

        自己不會不中用得牽一下手──不,就只是勾一下手指──就起了反應吧?!而且還被抓包了?!櫻井急忙低頭察視。

 

        「肩。衣服、我的口水。」剛醒來的男子無法組織文字,句語斷斷續續,手指指向櫻井的外衣肩膀位置一圈水漬

        

        完全會錯意的櫻井紅著臉擠起微笑,重覆回應著「不要緊」。

 

 

 

 

(四)

 

        習慣這回事真的很奇怪。


        明明沒有開口約定,但只要誰都不刻意提起,誰都不主動改變的話,本來屬於常規以外的事都會成為不明文的規律。

 

        『進階世界歷史』於櫻井而言慢慢變成了『把肩膀留給鄰座男子』的課。預早來佔同一個位子──滿心期盼等待對方──靜候對方睡著──在課堂完結時喚醒對方,這個順序已經變成課程。對方的重量定義櫻井心裡的踏實。


        不變的是兩人之間的對話還是很稀有,睡著之前來得及說句午安,睡醒之後揮手道別。誰都不問,所以誰都不說;櫻井和男子是連彼此姓名都不知道的朋友之下的同學。

 

        也是自從有了這門課,櫻井才有史以來第一次介懷自己是個溜肩。


        以往被朋友取笑的時候,他都陪在一起一笑置之,從沒有放心上。但意識到自己的肩膀有其他用途,更是一個很重要的用途時,他開始在意那度線條的弧度,甚至會特意穿墊肩比較厚的外衣來上課。也許只是心理作用,但櫻井總覺得自此男子驚醒的次數很少,總是一覺安睡到講課完結,六十分鐘的講課裡二人一直維持在零距離之間。

 

        竟然怕自己的溜肩令鄰座打瞌睡的同學睡得不舒服──二十一年來首次有如此荒謬的憂慮,櫻井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五)


        蟬鳴的季節預告著學期的終結。

 

        櫻井其實很憂心男子在期末考的表現,因為這門課始終是進階課程,而男子從學期初到現在根本沒有一次在認真聽講。

 

        臨考試之前最後一課,櫻井本想開口囑咐男子特別要注意的點,但張開了口,發現自己連對方的名字也叫不出來時,他還是放棄了,只是如常微笑著,跟對方說『再見』。

 

        說了一遍又一遍的再見,方發現,也差不多是不再見的時候了。

 

 

 

 

(六)


        試場裡,櫻井找不到男子的身影。

 

        順著座位掃視了一遍又一遍,還是沒有看見那張談不上陌生卻又不算非常熟悉的臉。櫻井拍拍臉頰,逼自己集中精神。

 

 



(七)


        考試之後的那個星期已經再沒課了,但櫻井還是下意識在同一時間來到同一個講堂,默默坐上同一個座位。平時坐滿學生的講堂今天空空如也,櫻井放空思緒,靜默地凝視前方,也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意義何在。

 

        直至一個身影出現在眼角,逐漸靠近,最後在身邊停留。

 

        櫻井沒有刻意轉頭,但憑著氣味,他可以確定是誰。

 

        男子徐徐坐下,跟櫻井一樣默然望向前方。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在只有他們的講堂裡,櫻井聽見自己加快的心跳。

 

        「心跳聲。」

 

        「不、我沒有——」

 

        「——我是說我的。」男子依然看著前方,微笑著把手擱在自己胸口。「『噗通噗通』那樣在跳。」

 

         櫻井紅著臉垂下頭,在腦裡搜索回應的話。

 

        「今天沒有課。」

 

        「我知道。腳步不受控就來了。」男子笑著向前伏在桌上。「你不也一樣嗎?」

 

        「嗯,我也習慣了。」

 

        「期末試順利嗎?」

 

        「還可以。」櫻井頓了一頓。「你沒有去考吧?」

 

        「沒有呢。」

 

        「為什麼?」

 

        「哦⋯⋯因為不會有我的位置。」男子彎起一抹苦笑。

 

        櫻井今天第一次轉身看著男子,用眼神表示疑惑。

 

        「因為我根本不在這個班上啊。」

 

        男子輕描淡寫地說,彷彿在說最平平無奇的事,然後笑著望向櫻井。

 

        「『進階世界歷史』甚麼的——我才不會報讀呢。本來要上的是『藝術原理(二)』,第一個星期搞錯時間也搞錯地方,早來了一小時。」笑著搔搔頭。「所以每次一下這邊的課就趕著跑去上課。」

 

        「那為甚麼……」

 

        「為什麼繼續來?」男子仰頭沉默了一會,安靜地繼續。「可能是你所說的習慣吧。習慣了在這裡有你在身邊的感覺。」

 

        男子把身一點一點挪近,頭輕輕著陸倚在櫻井肩上。

 

        「但歷史真的好不擅長,所以總是睡著了,很沒用吧。」男子又掛上笑容。「而且你的肩膀總讓我睡得很安心。」

 

        「其實──那個、這個班的內容其實很有趣的……」櫻井按捺著快要掙脫衣服的束縛的急速心跳,一個字接一個字斷續地吐出來。

 

        「但我都沒有在聽。」不好意思地瞇起雙眼微笑。

 

        「我知道,所以、要不、從下星期開始,我在這裡從頭重新跟你講一次?」櫻井鼓起畢生最大的勇氣顫抖著聲線把話說出來。


        「──你可以像這樣、倚著我聽。」

 

        男子坐起身,看進櫻井深邃的雙眼,展露燦爛的笑容,用力點點頭。

 

        「……我先把筆記發給你……你的電郵、可以告訴我嗎?」櫻井從口袋取出手機,遞到男子面前。


        像忽然想起甚麼一樣,補充了一句。「我叫櫻井翔。」

 

        「大野智。」

 

        笑著接過手機的時候,男子把手覆上櫻井的手。


        兩個人的體溫重疊——像一直以來一樣。





(`・З・´) お 終 い (´・∀・`)

 

---

 


算是近期寫的比較喜歡的作品了TUT

寫著有點回不去的青春的感覺,明明自己也每天在大學校園行屍走肉=v=

基本上很貼近我這邊學校的情況,不知道在其他地方唸大學的朋友會不會也有一點點共鳴呢^w^



謹獻給我的大學汪朋友們,以及像我一樣想有櫻井翔作依靠、想被大野智無條件依靠的大家^///^ 

晚安了!



xenxenxen

22/2/2015

评论(16)
热度(105)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