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情人節賀文] イタズラは君だけに

*現實向/不分左右

年末那陣子不是有很多西皮向的雜誌嗎?那時候就開始想寫這梗了XD

副命題是【要是在BL向雜誌攝影過程中不小心動了真情的話】^///^





---



    「還以為要等下一個年末才有這樣的拍攝呢。」跟櫻井一起踏入休息室,二宮立刻換下身上的滑雪套裝,套上私服的外衣,還不忘碎碎唸。「到底現在的女孩是有多喜歡看男與男的配對?我們可是偶像團體啊!」



    雜誌的節日企畫讓他們十個配對各自拍攝一輯情人節特集。安排給櫻井二宮組合的主題是『滑雪場上的心跳』。



    「ニノ跟相葉ちゃん拍攝的時候明明很樂在其中啊。」掙扎著把雪鏡脫掉的櫻井邊笑邊坐到沙發上,旁邊抱著手臂打瞌睡的大野順勢換個睡姿,把頭枕在對方肩上。



    聞言,在一旁翻漫畫的相葉隨即抬頭,自豪地高舉雙手。「ニノ剛才超投入的,幾乎要撲到我身上來!」



   「只是因為主題是『玩電動的戀人』我才高興一點!」絕對不願把『因為對象是相葉さん』這種心聲透露出來的ニノ裝作不在意的撇撇嘴,向相葉招手。「走啦相葉さん,我餓了。」



    「那最後的部分就交給翔ちゃん和リーダー咯。」乖巧地跟在二宮後面的相葉跟櫻井揮手。



    「翔さん才是別太樂在其中。」二宮回頭饒有深意地勾起一邊嘴角,然後強行把手插進相葉的大衣口袋裡,離開休息室。



    休息室的門重重關上,櫻井輕撫睡在自己肩上的大野的髮絲,在他耳邊呼一口氣低吟。「起床啦。」



    「……回家了嗎?」意識朦朧之間口齒不清地回答,依然閉著雙眼,緊倚著櫻井不願挪動身體。



    「還有我們的部分啦。」櫻井笑著敲一敲大野的後腦勺。「快給我起來,工作人員都在等著。」









【イタズラは君だけに/只對你做的惡作劇】









    兩人穿著粉紅和粉藍色的情侶套裝睡衣走進拍攝現場。工作人員看見在默默低頭打呵欠揉眼睛的大野,都搞不清他是沒幹勁抑或在專業地進入拍攝情緒。



    「我們把情人節的王道主題留給大野さん和櫻井さん了!」雜誌社的負責人跟二人重新握手,露出燦爛的笑容。也許是因為終於熬到最後一輯拍攝而顯得特別精神抖擻。「題目是──『床上的チョコ口移し』!」興奮地把題目牌子亮出來。



    「無理です!」看見題目瞬間漲紅了臉的櫻井誇張地用手比了個交叉。「這、這個太高難度了!」



    負責人面有難色地皺皺眉,雙手合十,誠懇地看著櫻井。「但說到情人節果然是這個啊……二月那一期的版頭都準備好用這個當標題……」



    「這是真的情侶才做得到啊!」──況且即使是情侶,我都不好意思要求跟智くん玩……──櫻井焦急又心虛地搖頭,用手臂撞一撞旁邊一直沒有發言的大野求救。「大野さん你說是吧?」



    「啊……我倒是沒甚麼所謂……」大野聳聳肩,一臉無辜地看向櫻井。「翔ちゃん就不要為難工作人員嘛。」



    正當櫻井難以置信地張開嘴睜大雙眼,一句反駁的話都吐不出來時,負責人已經乘勢把二人領到棚裡去。眼前是一張只比單人床闊一點的床,擠逼地並排著兩個純白的枕頭。



    「那麼請大野さん和櫻井さん先在床上坐好,像平時將要睡覺之前一樣,親密一點就可以了。再坐近一點。」攝影師專業地指示。



    ──我、我們平、平時哪有一起睡覺!



    正要如此辯解隱瞞的櫻井才發現人家指的大概是一般情侶的平時,紅著臉慶幸自己沒有衝口而出,否則就自作多情反更可疑了。



    不知道該說大野是心無旁鶩地工作還是在完美演繹日常,他完全把平日晚上向枕邊櫻井撒嬌的狀態搬進攝影現場,把頭枕在僵硬的戀人肩上,展露無害的笑容。



    「大野さん很好!拍下了甜蜜的氛圍!」攝影師愉快地不斷按下快門。「嗯……櫻井さん的表情可以再放鬆一點,稍微看向大野さん……對,就是這樣!」



    櫻井固然很難為情,但心裡更怕如此自然的場景會讓他一個不為意下意識做了不該做的表情或動作,露出馬腳。只有在這個男人身邊的時候,他的專業和理性才會偶爾把持不住。



    「接下來是重點部分了。」工作人員上前遞上一盒巧克力,裡面放著各種巧克力,黑的、白的、抹茶味的、草莓味的……「盒子裡的巧克力都可以隨便選。」



    這大概是櫻井第一次不先在意食物的味道。這一刻,他只想知道為什麼每一顆巧克力都這麼小,基本上只有一個硬幣的大小。



    「那個……就沒有大一點的巧克力嗎……?」他哭喪著臉抬頭看向工作人員。



   「攝影師認為小一點的效果比較好……」工作人員靦腆地搔搔頭。



    「我喜歡牛奶巧克力唷。」完全無視戀人的尷尬,大野已經吃吃笑著,拿起了最小的一顆。櫻井從來沒有聽過大野說特別喜歡牛奶巧克力,他肯定對方只是衝著體積來選。被櫻井狠厲一瞪的大野只是快樂地吐吐舌。



    私底下,櫻井在番組或者網絡上看見其他情侶做這種富有情趣的互動時,其實好幾次都忍不住想跟大野做,但總顧慮怕二人已經多年的情侶關係不配合太過甜膩激情。要他從自己一方唐突地提出這樣的要求,又怕被對方笑,害羞得無法說出口。沒想到機會竟然在這種場合降臨。



    大野把巧克力放進嘴裡,咬著一角,閉著眼仰頭湊近櫻井。



    巧克力的甜膩混著大野身上淋浴乳的香氣,從上而下可以依稀看見鬆開兩顆鈕釦的睡衣下大野的胸口若隱若現,加上大野帶點色氣的仰視──這彷如每夜床上的情境,櫻井的心幾乎加速得要跳出來。他猶豫地嚥下口水。



    等不到櫻井的回應,大野在被子下用手覆上櫻井有點顫抖的手,十指相扣。他用舌尖帶暗示意味地頂一頂齒間的巧克力,仰頭半瞇著眼,用近乎熾熱的誘惑眼神讓櫻井靠近。



    在戀人的體溫與光亮得夢幻的鎂光燈之下,櫻井自然得像被催眠一樣,耳邊自動過濾掉頻密的快門聲,閉起眼低下頭靠近戀人雙唇,含著巧克力的另一角。



    小小一顆巧克力容不下四片唇瓣,兩人之間只距離只剩下0.0001公分,已經如直接親吻一樣。大野按捺不住,難耐地發出只有對方聽見的呻吟。



    (好想彼此交纏……)



    這一刻,櫻井只欲把巧克力的阻礙消滅。他用舌頭輕推,把兩人之間的巧克力連帶舌尖送進大野口中,準備要捲起對方唇間的溫熱──



    「那、那個,」──果然是嵐的櫻井さん吶……──攝影師對於櫻井的突然專業既詫異又佩服,但還是忍不住放下鏡頭開口。見二人毫無反應,他又提高了一點聲線。「那、那個,兩位,其實各咬著一角就好了……可不可以請不要把巧克力吃掉?始終是情人節的主角……」



    被第三者聲線喚醒的櫻井猛然睜開眼,迅速嘗試理解當下的情況,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在雜誌攝影工作中動情,一張臉漲紅燙熱。他驚慌地挪動身子,坐離大野。



    轉個頭窺看戀人的表情,卻見大野毫無窘態,只是低頭發出樂透的偷笑。



    「櫻井くん用舌頭把巧克力推進我的嘴裡了。」大野像跟老師打小報告的學生一樣,笑意盈盈向工作人員舉手。「所以請給我們新的巧克力。」



    來不及伸手掩住戀人嘴的櫻井絕望地低頭,雙手捂臉。



    (情人節為甚麼這樣惡意滿滿?!)









(`・З・´) お 終 い (´・∀・`)





---



⋯⋯最後一句是我的心聲(^ν^)

寫最喜歡的小惡魔智和害羞翔當賀文!!



希望大家都過了個快樂的情人節,餘下的一會兒我們也一起好(努)好(力)享(撐)受(過)^A^



xenxenxen

14/2/2015

评论(21)
热度(88)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