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小段子] 剪刀石頭布

*小段子Q_Q
*靈感來自微博看見的猜拳梗!


---


他的告白像玩笑一樣。

 

「猜拳吧。」

 

感覺他把嘴唇從我臉頰慢慢移開之後,像是永遠一般漫長的沉默。直至他抬起頭,對著我溫柔地笑。溫柔得若無其事,若無其事得有一點苦。

 

「猜拳吧,翔ちゃん。」

 

他深吸一口氣,把這句本該是最沒所謂的話鄭重地重覆一遍。

 

「如果我羸了的話,我們──我們在一起吧。」

 

兩隻酒杯還原封不動放在茶几上,我知道他沒有醉。

 

我拚命在空白的腦海中尋找適當的表情和話語回應。明明可以彎腰笑著吐槽『是在演習純愛劇目嗎』,又或者鼓著臉責備『不准拿這種東西開玩笑』,可是我都說不出來。他把唇湊上來的時侯大概把我的理性也吻去了。

 

而這樣吻我的他肯定也丟失理性,才會在這種關頭還是搬上成員間最常用的選擇方法。

 

我本能地把手伸出來。他垂下頭盯著我們併列的拳頭。

 

「剪刀、」

 

顫抖的聲線在耳邊掠過,我意識到當下腦海裡擠得滿滿都是五個人猜拳的畫面。

 

「石頭、」

 

加速的心跳聲到底屬於誰,我已經無暇考究。回憶的焦點都落在其中一隻手上,我發現自己在努力回想他平日習慣做的手勢。

 

我發現自己第一次好想敗給一個人。

 

「智くん──」

 

趕得上在最後一刻之前奪口而出。

 

「如果贏的是我呢?」

 

他舔濕乾燥的下唇。


「……那就當甚麼事都沒發生過啊。」

 

對面的人依舊低著頭用力撐起那抹淺得隨時要塌下來的淺笑。如果能夠守護笑容裡本來的純粹,我決定把所有可以和不可以都放棄了。

 

「那麼,我要出剪刀。」

 

他猛然抬頭的時候,我才察覺他眼裡早已蒙上一層淡霧。

 

「因為智くん會出石頭吧。」

 

我踏前一步,湊前把唇印上他眼角的水份。他也向我走近,無力地把頭枕在我的肩上,慢慢開始抽泣起來。我伸手輕撫他柔軟的髮絲。

 

很久以後,他猶豫地挪開身,靦腆地正視同樣靦腆的我。

 

「……再猜一回合好嗎?這次,翔ちゃん可以出布嗎?」

 

我打開手掌。他自己也出布,迅速地搭在我的手上,將彼此的手指交纏相扣。

 

「贏了。」

 

淚痕還在臉上未乾,他就瞇起眼睛軟綿綿地笑,像個小孩一樣。

 

「哪有,明明只是平手。」

 

我笑著任由他把我的手牽到胸前,從他掌心傳來的不只是溫度,還有連續的脈動。在這踏實的觸感裡,我知道我們都贏了。

 

我用力捉緊他的手。

 




 

(`・З・´) お 終 い (´・∀・`)


---


很久不見了.... 我是xen... m(_ _)m
學期開始於是最近努力學習中, 也病了一段時間 
再適應一下子希望就可以重新提高更新的頻率 


預定更新: 100問(下)、ask點文
然後腦內好多H的梗=v=
壓力大的時候腦洞就一塌糊塗... 希望也寫起來


那麼那麼, 晚安了! 保重身體!!


xenxenxen
7/2/2015    

评论(14)
热度(61)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