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今日も癒してあげようか (III)

*山組OS架空
*按摩師 x 上班族設定 
*上篇可戳這裡
*開始有點危險的走向所以...///


---


「閉路電視拍不到的地方、是、是指、大野さん的家嗎?」

 

櫻井想往喉嚨咽下一口口水,才發現自己連唾液都乾涸了。

 

「……櫻井さん,你這種話叫誘惑,知道嗎?」

 

大野輕咬下唇。

 

「……不過我等不及回家了啊。」

 

 

 

 

今日も癒してあげようか/今天也讓我治癒你吧

 

 

 

 

櫻井被帶到走廊盡頭的房間,門外掛著男職員休息室的牌子。

 

「抱歉,有點窄。我們店裡大都是女生。」大野推開門時向一臉不知所措、只跟在他後面走的櫻井解釋,順手把房裡的燈亮開。

 

「男職員裡今天也就只有我值班。」邊像順帶提起一樣拋下這句饒有深意的話,邊把門鎖上,「咔嚓」的一聲敲進櫻井猛跳的心裡。

 

櫻井僵直地站在休息室的角落,只敢轉動眼珠視察房間。這裡與其說是休息室,其實更像間典型的更衣室,牆邊擺了幾排儲物櫃,其中一個上面寫著大野的姓氏,字寫得秀氣端正。房間的中央是一張長椅,裡面似乎還有洗澡間。

 

大野拉開自己的儲物櫃,示意讓櫻井去看櫃裡貼的照片。是他家裡那隻胖嘟嘟的倉鼠舒服睡在主人掌心中的情景。

 

「牠叫太郎。第一眼看見櫻井さん的時候,就覺得你們很像,尤其是安心睡著的表情。」大野笑著用手指戳戳相片裡倉鼠的肚子。「呀,這樣說好像有點失禮。」轉過身往櫻井抱歉地吐吐舌頭。

 

「不,太郎くん很可愛……」

 

「我覺得櫻井さん超越了太郎的可愛程度呢。」大野歪歪頭。「你知道自己害羞的時候整張臉都紅透了嗎?幾乎像發熱一樣。」

 

「沒、沒有……」櫻井難為情的搔搔頭。

 

「看,就是這樣。」笑著指向櫻井。「我很懷疑你的臉現在是有多燙。」

 

大野自然地伸出雙手捧著櫻井的臉頰,忽然踮起腳飛快地把吻印在臉上嘴邊的位置。

 

「……果然有點燙手呢。」一臉得意著撫上自己的嘴唇,測量剛才透過親吻傳達的溫度。

 

「那、那個,唇……」櫻井垂下頭嘟嚷。

 

「唇?」挑一挑眉。

 

「剛才大野さん說的,那個,嘴唇、親、親吻……」頭幾乎要垂到地上去。

 

「……櫻井さん,我──我真的低估你了。你比我還要目標明確呢。」

 

大野用手指挑起櫻井的下巴。「自己試試?」

 

一怔的瞪大雙眼,定神看向直白地盯著自己的大野,然後閉上眼,修長的睫毛在不住顫抖。櫻井稍稍湊前,把嘴唇上翹。

 

「這只可定義為索吻,不合格啊。」大野一副拿櫻井沒辦法的表情,一手攬住對方的腰把人抱入懷裡,吻上兩瓣豐滿的嘴唇。輕輕的,如水一樣溫柔,卻定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那是像永遠一樣的吻,櫻井覺得時間停住了。他以為大野嘴唇的形狀從此就會刻在自己唇上。

 

大野慢慢移開,微笑著看向緩緩睜開眼、如夢初醒的櫻井。

 

「覺得怎樣?」

 

「……大野さん的……軟軟的……有點甜味……」櫻井低著頭誠實報告自己的感想。「……怎樣說呢……好治癒的感覺……」

 

「怎麼辦,真的好可愛。」大野忍不住撫上櫻井額前有點散亂的頭髮,魅惑一笑。「不過,櫻井さん不難為情嗎?你知道自己正在更衣室偷偷跟按摩師接吻吧?還是男的按摩師啊?」

 

櫻井不知道大野是否刻意提起這些事,但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之後,他簡直想找個洞就鑽進去。

 

「很難為情……但我……我看見大野さん就……各種事都忍耐不住了……對不起……」

 

看著眼前害羞卻坦率的男人,大野沉默了一會,徑自癱坐在長椅上,仰頭望向天花歎息。「客人,你這樣我真的會喜歡上你啊。」

 

「……對、對不起……」櫻井這一刻混亂得除了道歉的話以外甚麼都說不出口。

 

「為甚麼你總是在道歉?」大野雙手撐在椅上,哭笑不得地看向櫻井。「這還是你的服務時間吧?過來坐下。」

 

大野伸手把櫻井拉近自己,櫻井一失重心,整個人跌坐在大野大腿上。大野乘勢從後面抱住櫻井,笑著在他耳邊低吟。「櫻井さん,你這是故意的吧。」

 

櫻井急著想要站起來澄清,卻被用力緊鎖在大野身上,無法掙脫。大野笑著把櫻井的雙腿掰開一點,調整好坐姿,刻意讓對方的臀部頂在自己的分身上。隱約感覺到身下的硬物,櫻井紅著臉不敢開口。

 

「客人,可以繼續為你按摩嗎?」

 

櫻井默默點一點頭。

 

「可是我雙手都用來抱住客人了……」大野沉下聲線。「……用別的地方替客人按摩可以嗎?」

 

儘管腦裡依然一片空白,櫻井似乎還是意識到危機。

 

危險卻誘惑。

 

「用這裡。」

 

大野伸出舌頭,舔濕了櫻井有點髮碎的後頸,然後滿意地聽見對方的嬌嗔。他靈活地把櫻井浴袍的衣帶鬆開,浴袍的上襟滑落下來,上半身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氣之中。櫻井嚇得驚叫了一聲。

 

「……隔壁的房間就是其他客人啊,櫻井さん,聲音要忍耐一下。」

 

大野一手掩住櫻井的嘴,然後繼續肆意舔濕櫻井雙肩,時而吐吮,時而更用門牙輕咬,模仿著平日用手替櫻井按摩時的動作。

 

他的攻勢向下移,低頭把一個又一個細碎的吻印在櫻井背上,然後彎下身,快速舔砥著櫻井的腰際。櫻井在大野的掌心後面發出難耐的呻吟。

 

柔力把櫻井的上身輕輕向後面扭過來,看見對方緊閉雙眼幾乎把五官擠在一起的快感,笑著蹭蹭他的手臂。

 

「很舒服?」

 

「……大、大野さん不只是手靈活,那裡也……」

 

「櫻井さん真會誇獎人。」大野被逗笑了。「不過接下來才是本番……」

 

大野吸啄著櫻井脖子上的青筋,雙眼瞄準對方胸前的粉嫩,瞬間埋頭下去舔弄、吮啜。

 

「那、那裡不行!大野さん不、不可以!」櫻井一陣驚呼。

 

「可是已經變這樣了啊。」大野鬆開蓋在櫻井嘴上的手,伸出手指撥弄對方胸前堅挺的兩點,仰頭向櫻井露出無辜的表情。

 

「再這樣下去,我、我會受不了!」

 

「受不了,然後呢?」

 

「……會、會想要……」

 

「想要甚麼?」一邊明知故問,一邊還要展露無害的笑容。

 

「……想要大野さん……」

 

櫻井的音量漸小的被空氣吞噬了。

 

「不是跟你說了現在開始才是本番嗎?」

 

大野笑著輕揉櫻井的燙熱的耳根。

 




──現在才要開始呢。





(`・З・´) つ づ く (´・∀・`)


---


...U//////U
...怎樣, 我的按摩師是不是很帥!!!!! U///////U



xenxenxen
14/1/2015

评论(21)
热度(82)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