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今日も癒してあげようか (II)

*山組OS架空
*按摩師 x 上班族設定 
*上篇可戳這裡


---

躺在按摩床上的第十個黃昏,櫻井翔腦海裡只有一個想法。

 

關於那半張被遮蓋的臉。

 

……非常在意。




 

今日も癒してあげようか/今天也讓我治癒你吧

 

 

 

 

初到按摩店那一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初體驗帶來的情緒起伏太強烈,櫻井回家以後睡得很穩。他在夢裡回放了好幾遍當時的情景,那個叫大野的人的聲音重覆在耳邊縈迴,每次最後一幕都落在那抹勾起一邊嘴角的邪魅笑容。

 

邪魅而從容。

 

櫻井斷定自己是被那抹笑容下毒了,是那種會上癒的毒,因為接下來每天下班的回家路上,潛意識都拖著他的腳步到同一所按摩店門前。一邊不甘心地想著「還是來了……」,一邊仍然推門而進,低著頭跟接待處小姐指定說要大野さん。一天忍住了,下一天上班的時候還是只會滿腦子盡快逃脫辦公室的念頭,逃脫的目的地只有一個。

 

於是,連續數天的光顧以後,接待處小姐只要看見櫻井探頭進來的半個身影,已經會親切地揮手,自動報告大野的日程。

 

聽見「今天大野技師有其他預約,要不給客人換另一位技師?」之類的話,櫻井還是會裝作沒所謂,但當走進房裡來的是別人,即便是多可愛的女生,他還是會按捺不住覺得心裡缺了一塊,覺得就是不夠好。

 

客人果然很喜歡大野技師吧──櫻井發現接待處小姐喜歡這樣調侃自己。但她又會不經意的補上一句──不過喜歡大野技師的客人真的很多呢,才總是預約滿滿的。

 

每次被提醒自己並不是獨佔大野的時候,櫻井都會想像很多畫面──大野柔力為別的客人按著肩膀、大野瞇著笑意盈盈的眼睛跟別的客人閒聊、大野湊到別的客人身上一下又一下撫揉著……。

 

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原來也為別人而做,甚至可能連調戲的小把戲也一樣。對象是誰,於大野而言大抵是不重要的。只要是客人,他都同樣地服務,沒有差別待遇。

 

櫻井不願承認,即使無法獨佔──他還有一點理性,還未至於要每天打過去把大野的服務時段全預約下來──即使無法獨佔,還是想擁有大野的差別待遇。

 

──想比其他人都接近你,儘管只是一點點。

 

 

 

 

每次九十分鐘的療程,櫻井一邊閉著眼保持放鬆享受的姿態,一邊盡可能多從大野口中多問出一些關於他的事情。

 

所以兩個星期以後,櫻井已經知道不少這個男人的私事。

 

比方說原來大野的正職是插畫畫家,但畫沒有賣得很多錢,唯有靠著一雙靈巧的手每天黃昏來店裡兼職。比方說原來大野家裡養了一頭胖嘟嘟的倉鼠,從籠裡放牠出來跑的時候總會摔倒。比方說原來大野的名字是さとし,雖然櫻井不好意思詳細追問下去漢字的寫法。

 

おおのさとし,櫻井在心裡默唸了這個名字好多遍。

 

當然大野也會反問櫻井關於他的事情,而櫻井也分不清那是出於真正關心抑或純粹客套。

 

現在大野知道櫻井在製造商工作,知道他最喜歡的音樂是說唱系,也知道他的失眠已經幾乎治好了。有時候大野還會改喚櫻井的姓氏,然後像說漏了口一樣「啊」的一聲,轉個頭下一句還是叫客人。

 

櫻井覺得大野的溫柔是恰到好處的溫柔,不強加在人身上,只在旁邊默默聆聽,偶爾一句兩句簡單但直接到位的關懷,以及從掌心傳達過來的暖意。

 

是令櫻井眷戀的溫柔,卻又是帶有距離感的溫柔。

 

 

 

 

這個黃昏,當櫻井悄悄睜開眼偷盯專注為自己按摩著頭皮的大野。視線一旦碰上大野的臉,櫻井就像入迷似的,只能眨著眼注視對方,忘記自己更應該是閉著眼。

 

用髮泥自然地固定好的黑短髮。沒有刻意修理而有點雜亂的眉毛。耳珠旁邊略長的鬢角。淺淺一摺雙眼皮下凝神卻不費力的雙眼。淺灰色的瞳孔。剛好稍稍露出一點的高挺鼻樑。

 

櫻井的視線繼續往下掃。然後他想,大野的溫柔之所以帶有距離感,或許就因為那半張藏在口罩之下未知的臉。

 

櫻井肯定其他客人也未曾見過大野的臉。

 

──所以。

 

(我只是絕望地想看著你的所有。)

 

無論如何都想要了解多一點點,即使沒有人跟自己在比都想要比別人走近多一點點的心情,在櫻井胸中快要溢出。

 

(好想。)

 

他看著大野。

 

(好想。)

 

不知道是一股怎樣的力量推動著,櫻井不自覺伸出浴袍下的手,移往大野的耳背,摘下掛在上面的口罩。在他眼前是一張白皙的臉,稍稍的嬰兒胖令兩頰微鼓,兩片粉色的薄唇微分。

 

(果然好可愛……)

 

當大野停下指頭動作,怔著看向自己的時候,櫻井才意識到剛才的行為有多突然。他被自己嚇得坐起身來面向大野,漲紅著臉點頭道歉。

 

「對、對不起大野さん、我、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無論如何都好想看看、呀不、不我是說、是說我只是有點好奇……」

 

一番語無倫次以後,他放棄辯解,沮喪地垂下頭來。

 

「……對不起,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完了。這下要被大野さん列入黑名單了吧。)

 

「沒事的。」

 

櫻井抬起頭,看見大野正微笑著把口罩重上戴好,然後溫柔地望向自己。

 

「客人是好奇想看我長怎樣吧。好奇的話誰都會有啊,像我也有好奇關於客人的事。」

 

「……我的事嗎?」

 

「像是櫻井さん有沒有女朋友之類?」抬一抬眉。

 

「沒、沒有的」單單被叫了姓氏,心就不爭氣地噗通了一下。「我獨身,獨居,生活健康。」搶著澄清一樣,明明沒有人懷疑過任何事情。

 

「那就好了。」在口罩後小聲低語了一句。

 

「嗯?」

 

「哦,我是說,所以大家都有好奇的時候,客人不用在意。」大野指指臉上的口罩示意。櫻井依然帶點難為情與不安地低頭,直至大野再度開口。

 

「客人你知道嗎,即使不把口罩脫下來,有些事還是可以做的啊──」

 

大野又牽起那抹不斷重現在櫻井夢中的邪魅笑容。他湊近到櫻井耳邊,像要說一個沒有人可以知道的秘密一樣。

 

「──例如親吻。」

 

話音一落,櫻井感到耳骨上透過布料纖維傳來一股濕熱。大野隔著口罩吻上了櫻井的耳骨。

 

「お、大野さ……!」

 

「客人,嘴唇也要試一下嗎?」大野重新站好,朝櫻井指指自己口罩下正在微笑的嘴唇。

 

「……欸?!」

 

「嘴唇,親吻。」

 

櫻井呆然地瞪大雙眼看著大野。

 

「嘴、嘴唇嗎?!……忽然之間?!……真的嗎?!」眼神裡閃過猶豫。

 

「欸,客人真的有在考慮啊。比我預想更大膽。」

 

大野歪歪頭,稍蹲下來與坐在床上的櫻井成水平線,像在表示讚賞一樣伸手撫上櫻井的頭髮。

 

「嘴唇是不行的啊。你看,閉路電視都在拍。我要好好工作的──」緩緩指向天花的一角。櫻井無地自容得想伸手掩臉,卻發現手被大野雙手壓在床上。

 

「──不過客人,櫻井さん,我好像知道沒有閉路電視的地方啊。」

 

大野扯下口罩,向櫻井牽起一邊嘴角。

 





──呀,果然如毒藥一般。

 

 

 

 

(`・З・´) つ づ く (´・∀・`)


---


啊這危險的展開....m(_ _)m


唉我應該這就滾去寫下星期模擬法庭的稿!!!T-T
但已經四點!!!!T-T
那就.....還是先晚安了^////^


xenxenxen
11/1/2015    

评论(66)
热度(87)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