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今日も癒してあげようか (I)

*山組OS架空
*按摩師 x 上班族設定


---


被調暗的燈光把天花染成一片昏黃,包圍在身邊是香薰淡淡的玫瑰香。

 

櫻井無意識地眨著眼睛看甚麼都沒有的天花,雙手不自然地擱在浴袍上,偶然拉一拉下襬。

 

他模擬合上雙眼。

 




今日も癒してあげようか/今天也讓我治癒你吧

 



 

這是最後的希望。

 

櫻井翔已經失眠兩星期了。每天依舊在鬧鐘響第七次的時候才肯爬起床,梳洗、換西裝、啃麵包、擠滿員電車,在辦公室裡拚命集中精神,在上司無理的指責中熬過一整天。終於等到靜夜降臨,躺在床上卻偏偏無法入睡。

 

他試遍網上查來的所有做法,從熱牛奶到清酒、從催眠音樂到睡前運動,統統都不管用,他還是睜著眼直到天開始亮才模糊地睡去。

 

坐對面的後藤前輩見櫻井的臉色持續憔悴,推薦他到辦公室附近的按摩店去輕鬆一下。「去被治癒一下吧,可能可以睡好一點」,他這樣跟櫻井說。

 

當櫻井紅著臉說「前輩我不去那種地方」的時候,後藤笑著揮揮手解釋道「那是正經的按摩店」。

 

三十二年都沒去過按摩店的櫻井想,那就去被治癒一下吧,反正去見識一下也沒有損失。

 

意會到自己用「見識」一詞來形容按摩這種普通男人都應該做過的事,櫻井不免也有點難為情。

 

 

 

 

「90分鐘的全身按摩療程就好了嗎?」

 

「全、全身嗎?」櫻井不知所措的搔搔頭。「那是說要脫衣服嗎?」

 

接待處的女職員一怔,視線移離桌上的冊子,抬起頭朝櫻井微笑。「客人第一次來光顧嗎?」櫻井害羞地點點頭。

 

「一會我們的職員會把你帶到獨立房間,那裡有浴袍可以換上。手提箱也可以鎖在儲物櫃裡。」友善地跟櫻井解釋流程。

 

「啊……明白了,謝謝。」紅著臉禮貌地微微躬身。

 

櫻井被領進昏暗的房間,裡面只有一張長型按摩床和擺放按摩用品的櫃子。邊換上浴袍邊好奇地四處張望。

 

平躺在床上等待按摩師的時候,櫻井想,要是一會兒進來的也像剛才接待處那職員一樣溫柔可愛的話,說不定著實會有被治癒的感覺呢。

 

然而,櫻井心中燃起的期待隨著兩下敲門聲就被熄滅了。

 

「失礼します。」

 

竟然是男人的聲音。

 

櫻井看不見推門進來的人長甚麼模樣,不單因為他正躺在床上,再好奇都無法太大動作扭腰看過去,也因為男人耳上掛著的口罩遮住了半張臉。一瞬的偷看,櫻井只見男人穿著整身純白的按摩師制服,身材比自己瘦小,高度大概差五公分,走的時候還有點貓背。

 

「我姓大野,今天會擔當客人的按摩,請多指教。」

 

從口罩後面傳來,是一把軟綿綿的聲音。不算沉厚,也沒有很磁性,話與話之間甚至帶點黏糊,卻清澈通透,如水一樣純粹。

 

大野往床頭走近,櫻井立刻下意識地皺著眉緊緊閉上雙眼。

 

忽然,他感到一股溫暖的重量輕放在他的眼皮上。要說重量也不太準確,因為只在輕柔地施力,沒有絲毫壓迫感。

 

這個人的手好暖。──這是櫻井對大野第一個確切的印象。

 

「客人,合上眼睛的時候不要太用力,眼睛會難受的啊。」

 

大野將手指慢慢遊走在櫻井一雙眼皮上,時而按壓,時而輕撫;拇指在眉間輕揉。柔力的按摩之下櫻井漸漸放鬆臉頰。

 

「累了嗎?」

 

「嗯?」

 

對於大野忽然的問題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櫻井不小心睜開了雙眼,與就在臉上方距離不過的五公分的大野四目交投。見櫻井瞪著圓澄澄的大眼睛,大野笑了,眼睛也瞇成一道線。

 

(好、好可愛……)

 

發現自己正與一個陌生男人靜默對望,心裡更不自覺地用「可愛」來形容對方,櫻井害羞得一臉熱燙。

 

大野輕輕把掌心覆上櫻井的眼皮,讓他重上合上眼睛。

 

「最近一定沒有睡好吧。」手指在櫻井雙眼附近打圈。「客人的眼睛很腫。」

 

櫻井覺得大野的聲音裡透露著一點心疼。他告訴自己那是專業的表現。 

 

「哦……嗯,最近有點失眠。」

 

「那客人就在這裡放心睡一下吧。」壓低聲線低吟著。「有我在,不怕的。」

 

……這是一個按摩師會說的對白?櫻井不禁失笑了。

 

可是當他閉著眼把注意力都放在感受大野的體溫時,櫻井忽然覺得心情異常的平靜,彷彿身處一片吹著暖風的草原,所有現實都再想不起,也不用刻意去想。一顆心真的放下來,甚至比獨自在家中睡床上更安心。

 

(好溫暖。)

 

然後他開始忘記自己在哪……

 

 

 

 

櫻井朦朧地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大野已經坐在床尾,自己一條腿被掰開擱在對方的大腿上。

 

大野柔力捏按著櫻井的大腿內側。

 

「啊……」敏感的部位被一下一下的觸碰、揉搓,櫻井感到體內的血液瞬間向下衝,不自覺發出舒適的呻吟。他立刻用手掩住嘴和半張漲紅的臉。

 

大野應聲抬起頭看向櫻井,露出溫柔的笑容。「客人醒來了?早安。」

 

「我、我睡了很久嗎……?」故作鎮定的放下手。櫻井嘗試不把注意力放在大腿內側,可是愈這樣想,愈發覺自己下半身已經逐漸反應起來。

 

「嗯,而且睡得很穩。已經進行到最後的大腿部分了。」雙手再往上移一點,更接近櫻井正愈發上翹的部位。

 

大野隔著浴袍按壓幾乎是股間的位置時,櫻井又忍不住發出一聲弱勢的嬌嗔。大野忽然驚訝地皺著眉看向櫻井。

 

「客人,你……」

 

(糟了,絕對是被發現身體起反應了。明明遮蓋在浴袍下啊!這下一定會被大野さん認為是個變態……)

 

「是、是的、……」

 

「你沒有穿內褲嗎?」

 

「……哈?」

 

「穿浴袍可以穿內褲的,下次不用脫啊。」大野微笑著跟櫻井說。

 

「原、原來這樣,我明白了。」櫻井在心裡吁一口氣。

 

(雖然也很難為情,但總比那個好……)

 

 

 

 

大野看向掛壁的時鐘。

 

「差不多了到時間了。」慢慢把櫻井的腿放好在床上,站起身來。「按摩療程到這裡結束,客人就在這裡多休息一會吧。回家也要好好再睡一覺。」微笑著向櫻井躬身,往門口走去。

 

(……要離開了。)

 

看著大野瘦小的背影,櫻井竟然感到有點寂寞。

 

「お、大野さん……」

 

坐起身來,衝口而出叫住了對方的名字,明明也沒有特別的話想說。

 

「是的。」大野把手定在門把上,轉身看著櫻井。

 

「……剛剛睡得很好,謝謝你。」低著頭嘟嚷著。

 

「我也很高興擔當客人的按摩,因為客人很帥呢。」帶笑地說,大野的語氣卻是認真的。

 

「哪、哪裡……」櫻井的頭垂得更低,掩飾一臉緋紅。

 

「而且客人意外地很敏感呢──」櫻井彷彿看見大野在口罩下掀起一邊嘴角壞笑。他的視線從櫻井的臉下滑到櫻井浴袍的襠部。「──尤其是這邊的位置。」

 

「……!」

 

「期待下一次再治癒你的時候啊,客人。」

 

大野笑著推門而出,剩下櫻井一個呆在床上,很久之後才回過神來。





(`・З・´) つ づ く (´・∀・`)


---


我的第一篇架空..... 終於吐出來了..... 
寫的時候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苦手 o<--<
個人很萌這個設定所以 ^///^..... 試一試..... 
有想給它寫續集.... 不過也想先看看大家覺得怎樣...... o<----<  


晚安o<--< (躺夠了:3


xenxenxen
8/1/2015

评论(28)
热度(79)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