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世界一人だけのさとし

*現實向OS, 141218 VS嵐衍生
*與翔妻有關, 但二人不是戀人關係


---


櫻井翔最近一次打從心底產生「糟糕了」的想法,是當他衝口而出叫了一聲さとし。


 不,不是對著大野智。而是對著妻夫木聰。


而同時回頭的有兩個人。


【世界一人だけのさとし/世界唯一的S-A-T-O-S-H-I】





大野從錄影前一晚就已經開始在意了,關於櫻井情緒異常高漲的事。


澡後二人一起縮在被窩裡,大野用手機刷著釣魚情報的同時,發現旁邊的櫻井在盯著屏幕邊發訊息邊偷笑,而且持續了一段好長的時間。


從來很少過問戀人私事的大野終於忍不住,裝作自然的開口試探。「翔ちゃん在看錄影的資料嗎?」


「不啊,在跟ブッキー聊天。」櫻井搖搖頭,視線依然鎖在手機上,邊說邊發出豪邁的笑聲。「他說明天要跟我比Cliff Climb!哈哈哈哈我可是常規成員啊這不自量力的小伙子!」興奮得不自覺在摩拳擦掌。


「是這樣啊……」心裡知道妻夫木與櫻井青梅足馬的親密關係,看著戀人樂在其中的表情覺得有點不是味兒的大野沉默了一會,撇撇嘴,雖然頭也不抬的櫻井並沒有察覺。「那我先睡啦。」


「我也快睡了。智くん晚安,被子蓋好。」伸手把燈關掉,替躺好在床上的大野整理一下身上的被子以後,櫻井的目光又回到手機上,不知道一直在意得睡不著的大野偶爾就睜開眼,看看黑暗被屏幕的光照亮的戀人的臉。


翌日番組錄影之前,櫻井在休息室異常開朗多言,而大野則因為前一晚睡不好而有點輕感冒,比平時更沉默,吸鼻子的次數比開口的次數要多上幾倍。


工作人員前來告知嘉賓已經在休息室的時候,櫻井更加積極拉著成員一起去打招呼。二宮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翔さん有朋友來的時候情緒簡直跟大野さん看見魚的時候一樣高漲」。


從休息室門外看見妻夫木的時候,櫻井熱情地揮手喊了一句「さとし」。跟在成員最後的大野本能的踮踮腳探頭看向戀人,回了一句「翔ちゃん怎麼了?」才發現對方喊的不是自己。


大野說不清那一刻的感受。已經超越了純粹的不是味兒,好像摻雜了一點難受和不安。


儘管當下就發現了大野的表情有點不妥,但身在客隊的休息室裡,作為主持人和好友,櫻井覺得還是應該先跟眾嘉賓打招呼。


錄影跟接著就開始了。好兄弟到團隊番組作客就好像來自己家玩一樣,親切感滿溢的櫻井整天都格外亢奮。但他同時意識到今天的大野有點冷淡,似乎刻意跟自己保持距離,連攝影機沒在拍的時候也不會像平日一樣待在自己身邊發呆。


櫻井隱約知道大野異狀的原因。錄影途中一直沒有機會說清楚,卻怎樣都無法放任不管,只好趁錄影Kicking Sniper環節被編排跟戀人一組時,把雙手輕搭在對方肩上低調地撒撒嬌拉近距離。雖說是低調,但這種身體接觸櫻井平時都很少主動在鏡頭前做。


可是大野瞬間就挪開自己,繼續躲著櫻井的視線和觸摸。櫻井整顆心一下子都給掏空了。


錄影結束以後,大野跟其他三人說了一聲就走從休息室離開。二宮悄悄到櫻井耳邊低聲問句「吵架了?」櫻井只來得及撇撇嘴聳聳肩,就挽著袋追出去了。


冬天的夜風裡,大野把脖子縮在圍巾裡,雙手插在外衣口袋裡,顫抖著站在電視台後門等計程車。鼻水不住地流出來,他只好不住地吸著鼻子。


先出現在大野眼前的是櫻井的車。


「這位先生需要車嗎?」櫻井把副駕駛席旁的車窗拉下來,探身過去向外面的大野溫柔地笑著。


「……我在等計程車。」冷風一刮,大野弓身打了個噴嚏。


「這麼冷的天,讓我當這位病人先生的司機啦。」櫻井心疼地看向倔強的戀人。


「……你不順路。」大野在圍巾裡呢喃著。


「明明回同一個家,哪來的不順路?」櫻井哭笑不得,直接把車門開了。「智くん上車吧。」


大野在原地猶豫了幾秒,但天氣真的太冷,他也無法再在戶外等。而且終究他還是眷戀在櫻井身邊的溫暖。


車程上誰都沒有說話,櫻井也沒有像平時一樣點開二人最喜歡的音樂。大野一直別過臉看車外的風景,櫻井偶爾偷偷看向戀人的側面。


沒有走回家的路,櫻井把車駛到附近的海邊,停下來,點開車廂的燈。燈光下戀人的病容有點蒼白。


櫻井湊近到大野身旁。


「さとし。」


沒有回應,依然看著窗外。


「怎麼了智くん……」櫻井用哭腔喊著大野的名字。對於戀人這一招最沒有抵抗力的大野終於忍不住轉過身來看向櫻井,鼓鼓臉。


「……你叫誰。」


「這裡就只有さとし當然在叫さとし啊。」


「……不叫你的大親友嗎?」


聽見這句泛酸的話,櫻井一臉「果然如此」的如釋重負,深深吁了一口氣。「嚇壞我了,我還怕我做錯了甚麼別的惹智くん生氣了。」他壞壞的蹭一蹭大野的手臂。「所以,智くん吃醋了?」


「……我哪有。」


「明明吃ブッキー的醋了。」抬抬眉。


「……我沒……」心虛的放軟聲線。


「說中了吧!」對於戀人在意自己的心情,櫻井意外地感到很高興。他輕輕揉捏大野的臉頰。「我跟妻夫木聰只是朋友。」


「我知道的。」


「而我跟大野智是戀人。」


「我知道的。」


「即使知道還是會在意嗎?」


「……嗯。」大野低低頭。「會害怕。」


「害怕?」


「因為妻夫木さん很帥,很溫柔,而且跟翔ちゃん認識很久了。」


「確實如此。」櫻井坦誠的點點頭,然後深深看進大野的眼睛裡。「可是我的戀人也很帥,很溫柔,而且跟我認識更久了。」


「……翔ちゃん……」


「大野智,你可是國民級偶像啊,對自己就不可以自信一點嗎?」


「……誰叫我喜歡的也是國民級偶像……」


ーー是因為太喜歡,喜歡得連自己本來的好都不夠好,喜歡得想每天都為你變得更好。


「那麼,」櫻井伸手把大野抱入懷裡。「我喜歡你這件事,這些年來不變地只喜歡你一個這件事,可不可以成為智くん的自信?」


「吃醋沒關係,我很歡迎的啊。條件是智くん要記住我喜歡的就只會是你。」


櫻井聽見大野在自己胸前吸吸鼻,也不知道是感冒抑或鼻頭酸了。他放開對方,往包裡掏出紙巾,輕輕捏在他的鼻上。「說過多少遍了,鼻水不可以吸進去,倒流就不好了。」大野乖巧的往紙巾噴噴鼻子。


「找天我們跟ブッキー去吃個飯好不好。」櫻井替大野抹抹鼻頭,溫柔地微笑著。「以戀人的身份。」


「真……真的好嗎?」大野睜開雙眼眨眨。


「嗯。而且你們應該也可以成為好朋友。但不准跟ブッキー玩開了不理我啊!」


「ブッキー可能會變成我的ファン!」瞬間就開朗起來的大野。


「不可能!ブッキー可是我的頭號ファン!」


「明明我才是翔ちゃん的頭號ファン啦!Number 1!翔ちゃん大好き!」


「……這個你也要爭嗎……」






為著這樣的小事一一在意的自己,不中用得好難為情。不過也是這種難為情的感覺讓我知道,我有多想成為你的唯一。


我的名字是さとし。喜歡的人是櫻井翔,喜歡我的人也是櫻井翔。







(`・З・´) お 終 い (´・∀・`)



---

2014年最後的文了! 怕自己2015年不想再寫舊梗先趕起這一篇!
因為真的好想寫吃醋的智君Q_Q
同樣叫SATOSHI真的好帶感...
總覺得小大有時候會不安會缺乏安全感... 雖然其實翔桑都像是會這樣...

題外話... 話說我人生迷的第一對西皮就是Orange Days裡的ブッキー和小幸 (我飯小幸10年了orz那時候才10歲...
然後當年他倆來香港宣傳電影的時候我也有去看生人XD 所以竟然見過ブッキー生人卻未見過我擔我團生人...=w=
想不到10年後ブッキー又成了我的情敵!不過現在我喜歡的是個男人... (到底甚麼邏輯


感謝閱讀!!
然後明天希望多更個年末感言!! 晚安~


xenxenxen
31/12/2014


评论(20)
热度(75)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