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說到年末

*現實向/141214設定
*bgm是コブクロ桑的ここにしか咲かない花



---



這是一種稱作年末的疲勞轟炸。




踏入休息室以後,門關上的一瞬,櫻井收起臉上得體的微笑,重重吁了一口氣。




終於都完結了。




兼顧偶像與主播兩邊的身份,櫻井以為這些年下來自己應該都全習慣了。但遇上同時發生兩種身份裡各自最極端的形態,先辦一場演唱會,再做一回直播節目,像今天這樣,他不得不承認無論體力抑或情緒都已經達到上限。




慣性就往沙發走去,從手提包裡掏出手機。在來電視台的車程途中一直戴著耳機在手機上復習選舉的資料,到現在只剩下20%的電力。跟自己的狀況不相伯仲呢。




解鎖後,屏幕上顯示著一系列的推送通知。自動過濾了新聞程式的更新提示、還有許多條這一刻他著實沒有心力應付的社交訊息,雙眼本能地渴尋著一種安慰——




「來自 さとし 的訊息」




都已經交往多少年了,每次按進這條通知的時候,櫻井仍然會感覺自己的心跳忽然就偏離了平日的規律,只因為期待對方給自己寫的文字。櫻井不知道該為自己三十二歲的少女心感到難為情,還是慶幸那個三十四歲的男人還可以給自己年輕時戀愛的感覺。




與大野的對話方塊,有五十條未讀訊息。




最早一條的發出時間是23:45,大約是櫻井剛要開始主持節目的時間。




「翔ちゃん加油。會一直看著電視,不會打瞌睡!」




之後陸陸續續隔幾分鐘、甚至幾秒就傳來一條。




「出現了!」




「精神奕奕的」




「我果然很喜歡穿西裝的翔ちゃん呢」




「髮型好好看、比起演唱會的我更喜歡這種」




「主播說話了!」




「啊、這個領帶不是我們一起買那個嗎」




「可愛」




「帥」




「嗯、我在煩惱該用哪個形容詞」




「哈哈哈哈底下那些推特用戶名字都是甚麼甚麼arashi好好笑哈哈」




「原來如此」




「嗯嗯、的確」




「投票率呢……」




「我也這麼認為、翔ちゃん說得有道理啊」




「哈哈哈你剛才是不是比了個心,好犯規啊」




「回來給我比一個哈哈」




「太閃耀了主播先生」




櫻井把每一條訊息都細讀了一遍,想像著大野盤腿瑟縮在沙發上對著手機跟電視屏幕裡的自己對話,自言自語足整個晚上──明明應該是很惹笑的畫面,櫻井卻覺得心頭好暖。




──並不是一個人呢,自己。




──從來都不是一個人。




大野從01:35開始沉默了一段時間,到02:03才發驗最後一條。




「啊完結了。辛苦了翔ちゃん。我去洗澡咯,回到休息室給我發訊息。」




櫻井就知道大野在今天的精神狀態下不可能熬過整場直播,果然中間還是打了三十分鐘瞌睡。想像戀人驚醒之後發現來得及在完場前醒來,吐吐舌鬆一口氣的表情,櫻井臉上不自覺展露一抹寵溺的笑容。




把鍵盤按出來,手指靈活地在屏幕上輕彈。




「完結了。智くん睡了沒有?」




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回覆,畢竟都幾乎三時了。但櫻井還是握著手機,怔怔地站在原地等,目光隨意落在房間某個角落放空稍息。




手裡一震把櫻井的意識立刻拉回來。




「未啊。在等翔ちゃん的訊息。」




看著大野停留在線上等待自己回覆,櫻井感覺跟對方連起來了。是一股滿溢的踏實感。




「謝謝你為我看了」




「主播先生是我的自豪」




「每次有智くん稱讚都好開心,真的」




對方停頓了一下子,然後櫻井手機又震了。




「翔ちゃん,是不是很累了」




明明只是幾個屏幕上沒有生命的文字,櫻井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心裡忽然一揪,鼻頭泛酸,莫名就有點難過。




大概他是真的有點太累了。




可是他決定遵守他的潛規則,甚麼時候都不讓戀人為他擔心的規則。




「不累。智くん快去睡吧,一定好睏了」




「要見面嗎?」




要,好想見你──寫了之後,要按傳送之際櫻井還是按捺住,把字刪去。




「智くん一定累了,去睡吧,明天再過來找你。」




大野沒有堅持下去。兩人互道晚安之後,櫻井從休息室離去。




安頓在駕駛席上靠後倚坐。閉上雙眼,櫻井看見大野瘦小的身影在他腦海裡。然後他耳邊是大野軟柔的聲音,空氣裡是大野澡後洗髮水的香氣,齒間是大野舌尖推進時的甜膩,掌心是大野留下的溫度。




──大野智。




櫻井把呼喚這個名字的吶喊吞下。




他好想縱容自己任性一次。










門鈴響起的時候,大野揉著眼拉開門,還未看清是誰就感覺有甚麼重重跌靠在他的肩膀上。門外的櫻井不發一言,只是本能地伸手抱住大野的腰,微微彎身,額頭墊在對方的肩上,閉上雙眼。




他們都沒有說話,就這樣站在門口,依靠著,被依靠著。冬夜靜默卻溫柔的空氣把二人包裹其中。




之後櫻井開口說話的時候,他依然把頭埋在大野肩上。




「我說謊了。」




他這樣說。




「嗯?」




「其實我好累。」櫻井的雙手用力再抱緊一點。「所以其實我需要見你。」




「我知道的。」大野的手規律地輕輕撫拍著櫻井的後背,像安撫一個在泥地裡跌倒的小孩,也像哄搖籃裡的嬰兒入睡。




「對不起,這樣任性。」




「你知道我喜歡任性的你。而且你應該更任性。」




「對不起。」




「傻瓜。」大野微笑著在櫻井耳邊低吟。「進去睡吧。」




「就這樣讓我靠著你多一會好不好?」櫻井模糊地低聲呢喃。「一會就好了。」




「有你在的時候,身上重量減去一半的感覺,我——我好像離不開了。」












(`・З・´) お 終 い (´・∀・`)





---


(今次的後書き有點長有點個人)


十四日那晚我整個人超崩潰的
之後一天考土地法 抱著參考書卻怎麼讀都讀不懂
點開微博 看見櫻井翔在zero上神彩飛揚的樣子 毫無疲態也毫不示弱的樣子
明明應該比誰都要累 卻又比誰都努力地做好自己


這個人真的好棒


於是看見他這麼努力 我好像也可以再努力一點
不,我必須再努力一點才配喜歡這樣出色的他
當時我內心滿滿都是這樣的想法

我是個紅擔 也是個究極的和平愛好者
所以當最近看到好多好多爭辯其實心裡真的好難過
之前有個梗說真的我本來都打算寫文了 之後看到大家的說法才知道說可能有誤導成份
因為飯歷不長寫J禁的時間也不長 有時候都不知道甚麼是對甚麼是錯 底線在哪
要是我寫了甚麼不應該寫的文字請溫柔的大家讓我知道 我一定會聽的


嗯 就是這樣了(^人^)
為什麼變得有點沉重了對不起XD
晚上希望可以多補篇小段子補償一下( ̄▽ ̄)
那麼那麼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了^^


最後
正式跟我最尊敬的櫻井翔說聲辛苦了


xenxenxen
16/12/2014
评论(19)
热度(93)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