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為你我學習任性多一點點

*OS現實向, 關鍵詞大概是手機壁紙

*會有各種梗混在一起, 大家可以找找看XD


---


大野智用的手機是iPhone,手機的壁紙是櫻井翔每個月給他換的。

 

櫻井知道大野是那種小事糊塗大事精明的人,尤其當開始了畫新的作品就會沉醉當中,意識不到時間過去。

 

所以也不記得從甚麼時候開始,櫻井習慣向經理人問來大野每個月的日程,把一天一天要做的事列在月曆圖上,設成手機壁紙,讓對方隨手點開手機時都看得見。

 

──當然,櫻井不會否認,有一部分的私心,好像也不是很小的一部分,在希望戀人每次點開手機都會想起自己。

 

每個月最後一個晚上,給躺在旁邊的大野印上輕輕一個晚安吻以後,他都記得往床邊小几伸手,取來對方的手機,把壁紙換好才安心去睡。

 

至於他自己的手機壁紙,是大野放在作畫房間的藝術作品。有時候是陶瓷,有時候是黏土,有時候是速寫本裡的寫生。完成的、未完成的,總之都是他親手拍的大野流藝術。

 

這樣的壁紙,他用好多年了,甚至在兩人正式交往以前。那時候大野只是隨便讓他看看自己的作品,他雙眼瞬間就閃出亮光一樣,給予不絕的肯定之餘,還讓大野給事務所提議個展的事。

 

──當然,櫻井不會否認,其實他並沒有很懂藝術,也不知道為甚麼會認定那個人的作品就是特別優秀,抑或只是愛屋及烏把一直喜歡那個人的心情也帶到他的畫上面。

 

滿溢的愛和溫柔藏在一幅幅壁紙裡,是只有櫻井和大野懂得的愛和溫柔。

 

兩個人的手機就是這個模樣。

 

 

 

直至有一個晚上,躺在床上翻著旅遊雜誌的櫻井,不經意用餘光瞥見身邊大野把玩在手中的手機,壁紙好像變不同了。

 

是一個男人的近鏡。從雜誌後偷偷多看兩眼,才發現那個男人,根本就是櫻井自己。

 

還是自己在休息室穿著排舞用的汗衫,用手背掩著嘴,雙眼放鬆閉著的睡顏。

 

「智くん!那個,那個不就是我嗎?」漲紅了臉,指著大野手機衝口而出問道,雜誌也掉在大腿上。

 

「啊,被發現了?」大野轉過頭吐吐舌,傻氣的笑了。「那天在休息室拍的,翔ちゃん太可愛了,忍耐不住就自己換了。」咪著眼睛微笑著往櫻井身上蹭。「這個月就剩下幾天嘛,下個月翔ちゃん給我換回日程就好了。」

 

「不,不行啦,用我的相片被人發現了怎麼辦啦!」無視大野撒嬌的小動作,櫻井一臉緊張的坐直身,認真的跟對方說。

 

「用成員的相片當壁紙很正常呀!」

 

「哪裡正常了!而且是睡顏啊!」

 

「但是因為翔ちゃん很可愛嘛我也沒辦法呀!」

 

「可愛甚麼的就只有智くん覺得啦!總之不行啦!」

 

「沒所謂啦,成員也不是不知道我們的關係,經理人也是知道的。」

 

「不行!巡迴那邊的工作人員不就不知道了嗎?電視台那邊的呢?況且要是掉了的話讓其他人看見怎麼辦啦?真的不可以,快給我換了!」

 

對於櫻井緊張兮兮的反應,本來只是哭笑不得的大野也變得有點焦躁。

 

「就只是一張壁紙而已,翔ちゃん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不是緊張,只是──」

 

「──翔ちゃん原來就這麼害怕被人發現?」

 

「……」

 

「跟我在一起的事,翔ちゃん就這麼不想讓人知道嗎?」

 

──並不是這樣的。怎麼可能是這樣?

 

怕,櫻井自然是在害怕。但比起失去自己事業的光環之類,他更害怕的是要是事情被揭發了,現實的限制再不容許他們在一起。

 

而比起任何事,他最不願意看大野因為自己的緣故,失去一路辛苦用堅持與汗水爭取到手中的光芒。他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在自己愛的人身上。

 

這樣的心情,櫻井跟大野坦白過很多很多次。

 

大野明明應該是懂得的。

 

「……」櫻井無言以對。

 

大野眼裡帶點怨懟的看向櫻井,嘴裡刻意套上冷漠的聲線。「啊,難怪翔ちゃん都只敢用我的畫做壁紙,還不是因為那樣夠低調不會被人發現。」

 

「是啊就是因為這樣啊就是單單喜歡它不會讓人知道我們的事這樣好了沒有!」怒火也開始上來的櫻井一口氣吐出違心的說話。「我不想說了。」然後就伸手關了他那邊的燈,躺下來背向大野。

 

大野也不甘示弱的拉了燈,躺下來背向櫻井。房間裡漆黑一片,只剩下兩個人之間倔強的距離。

 

──的確,其實大野是懂得的。

 

不論是櫻井的心意,抑或是櫻井愛的方式,大野都懂得。

 

他很清楚櫻井有多珍惜他們兩個人之間好不容易的感情,也很清楚櫻井有多努力去保護去寵愛自己。

 

甚至藝術品當壁紙的事,他其實也知道櫻井每一幅相片都是抱著見畫如見人的害羞心情拍的,與避開他人耳目從來毫無關係。對方這樣純粹的愛,大野明明一直有甜在心裡的。

 

偏偏每次看見過於理智的櫻井的時候,心裡總是會有點難過,然後嘴裡總是不受控的吐出逞強的話。

 

明知道櫻井就是堅定理性的人,不知為甚麼,還是好想看見對方為自己動搖,縱使只是一瞬間的動搖也好。

 

大野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幼稚。可是在櫻井面前,他幼稚的部分總是完完整整的暴露出來。

 

「翔ちゃん明明可以再任性一點的……」

 

無意識地重覆咕嘟著這句話,大野漸漸昏睡過去。

 

 

 

之後,櫻井和大野持續冷戰著。因為各自的工作關係,兩個人根本沒有獨處的機會。晚上回到共同的住處發現對方都睡著,早上醒來身邊又已經空了一個位置。

 

這一夜,大野在作畫室睡著了,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躺在床上蓋好被子。他知道是櫻井從錄影回來,小心翼翼把他抱到睡房去的。連畫室的用具都已經收好。

 

大野心裡暖暖的,這幾天積累的內疚感也更加重。他想好了,今晚無論如何都要開口道歉,一定要和好。翔ちゃん今天晚上好像沒有工作,可以回來吃飯呢……就做他最喜歡的蕎麦麵好了。

 

看看畫室的月曆──啊,原來已經十一月了。又一個月的開端。平時的話,翔ちゃん大概已經給自己換好了壁紙呢……

 

抑壓著期待的心情,大野走回睡房去拿自己的手機。

 

點開屏幕,大野看傻眼了。壁紙不再是月歷,而是他熟睡在床上,櫻井閉著眼湊上前在他臉頰親下去的相片。是櫻井昨夜的自拍。雖然照片的自拍角度依舊很遜,但清楚看得見櫻井溫柔的表情,以及大野在櫻井親吻下在夢中不自覺流露的笑意。清楚看得見相愛的兩個人。

 

「翔ちゃん……」大野盯著壁紙,心頭莫名地悶悶的,好想立刻就看見相片裡吻著自己的男人。


然後大野發現櫻井給他發了一條訊息。

 

「智くん,早上好。

那個晚上……我聽見了。

『翔ちゃん明明可以再任性一點的』,智くん是這樣說吧。

我想了很久,還是不知道怎樣才是任性。

所以嘗試做了本能想做的事。

我把自己手機的壁紙也換成這幅合照了,跟智くん的一樣啊。

情侶壁紙那種呢……

原來這樣也蠻爽的。

就是那種叫做幸福的感覺?嘿嘿。

 


那麼,晚上見了。

我想吃智くん的蕎麦麵,可以嗎?

 

 

 

 


PS: 不過我們只是今個月用好啦!下個月還原!期間限定!!因為還是不太好的啦!!!」

 

拉到最後一行,本來感動得鼻子差不多要酸起來的大野也忍不住笑了。嘛,翔ちゃん果然還是翔ちゃん呢。

 

不過,或許這樣已經足夠了。

 

嗯,已經足夠了。

 

因為就這樣,大野已經感覺到包圍著自己的愛有多深。

 

 

 

 


──我每天都在嘗試學習再任性多一點點。可能會學得有點慢,但,都只為了你。



 

 

(`・З・´) お 終 い (´・∀・`)



---



寫到今天, 我好像開始懂我自己了(。
我發現自己要不就是寫傻白,要不就寫日常小事件來詮釋我心目中現實向山組的某一種愛情觀/戀愛方式


而這一篇 是想寫兩個人之間比較任性比較わがまま的智君 無論如何都好想讓相反性格的翔桑為自己任性一下的感覺...
...有人懂我嗎...T__T


另外也很感謝給我留了言點了文的GNQ_Q
雖然還是一副「我……憑甚麼……Q_Q」的心情, 但我會每篇好好寫還點文的!! 感謝溫柔的你們TT



xenxenxen
18/11/2014

评论(33)
热度(120)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