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智翔] 因為愛沒有因為

*OS現寶向, 甜的

*這篇的主題是交嵐翔桑自由時間部分給的靈感, 前半是都市傳說衍生


---


他們是這樣開始的。

 

櫻井接過共同友人從居酒屋打來的電話,立刻去把醉得只管哭鬧的大野半扶半拉地接走,帶到家裡,抱到床上。為瞬間昏睡過去的大野褪去外衣,往微張著的小嘴餵了一口暖水,然後櫻井用最快的速度去浴室洗個澡。整天工作下來的疲累還來不及消除,又趕著去給床上的人擦擦依然因醉醺而通紅的臉蛋。

 

好不容易才忍住吻下去的衝動。

 

輕輕托起大野的頭枕在枕頭上。櫻井緩緩從另外一邊爬上床,揪開覆在男人身上的被子,就拉了一小角蓋住自己半邊身。

 

兩個人睡的單人床好像有點兒擠。櫻井從被窩下伸手把睡房的燈關上,背向大野側睡著。為了刻意與對方保持距離,櫻井幾乎是睡在床邊上,一個轉身就要掉下去。

 

寧靜和漆黑和只有兩個人的近距離。櫻井在亂飛的思緖中聽著自己的心在不規律的亂跳,無論怎樣嘗試調整呼吸都無法令心跳減速。後來他索性放棄讓自己平靜,畢竟旁邊就睡著自己一直默默注視默默喜歡的人。抱著喜歡的心情多少年了,有時候櫻井自己都記不起來。

 

「翔ちゃん……」

 

大野忽然的低吟差點把櫻井嚇得掉床下。他翻過身輕聲問:「リーダー怎麼了?」

 

黑暗中他隱約看見大野本能地皺皺眉嗡嗡鼻子,雙眼依然緊閉著。這個人,顯然是在說夢話吧。

 

大野稍稍挪動身體,舒展四肢,換作面向櫻井蜷縮著側睡的姿勢。嘴角微微向上彎,又無意識地呢喃起櫻井的名字:「翔ちゃん……」

 

「……我在啊。」──就在你身邊啊,由始至終。只是你都沒有看見。

 

喜歡的人喚自己的聲音,讓他心裡壓抑的感情一下子湧溢出來,一下子就要泛濫。不知哪來的勇氣讓櫻井湊上前,伸出微顫的雙手輕輕環住大野,從背後把他鎖在臂彎裡,往自己身上抱。兩個人之間忽然縮窄得連一點空間也沒有。

 

大野把臉靠躇在櫻井的胸口上,反應自然得彷彿這是兩人每夜都重覆著的動作。

 

「翔ちゃん……」

 

當大野的夢囈再度在櫻井胸前響起,櫻井內心像要撕裂一樣。他很清楚知道,這一刻的親密是偷回來的。是他趁對方酒醉後對自己一言一行毫無意識時偷回來的。

 

明知道這樣是乘人之危,可是他的雙手抱緊了就無法放開。在心裡默念了好多好多句對不起,但還是依戀著這距離,只有這距離才可以感受到的屬於大野智的氣味和體溫。

 

櫻井合上眼。

 

──讓我就這樣抱住一會兒就好了。

 

──再多一會兒。

 

──再多那麼一會兒。

 

──還想再抱著……

 

──智くん……

 

櫻井在陽光中再次矇矓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前一晚竟然就這樣睡著了,雙手依然緊扣在大野背後,大野依然被自己抱在懷裡,被子下兩人的腿互相交纏住。

 

他低頭,發現大野不知從甚麼時候已經醒來了,只是緊盯著自己胸口,抿著嘴靜靜沒說話。大野悄悄抬頭,視線與他的眼神對上了。

 

被緊緊抱住一整夜之後,大野看進自己眼睛說的第一句話,櫻井到很多年後依然記得。

 

「為甚麼?」帶點酒醉的沙啞,但依然是熟悉的最溫柔的聲音。

 

一時間,櫻井不知道應該從甚麼方向解讀這個問題。

 

──是指為甚麼會在我的床上?為甚麼要做這樣卑鄙的事?為甚麼我原來這樣噁心?

 

「……」

 

「為什麼不早一點抱住我?」

 

腦海只有空白一片的櫻井愣住了,從頭到腳都無法活動。

 

重拾意識的瞬間,他發現雙唇被一種濕潤覆上。懷裡的大野伸手環住他的頸項,仰頭閉著眼,吻住了他。

 

也搞不懂是酒的味道,抑或是初吻的味道。兩個人當時默契地想,原來有一種甜可以這樣甜。

 

 


 

 

所以他們之間是由一個問題開始的關係。

 

後來,「為甚麼」也成了大野總是掛嘴邊的話。

 

在家中沙發上兩個人並肩盤腿坐看藝人節目時;一起醒過來在浴室鏡子前同步刷著牙漱著口時;親熱後兩個身影重疊著用力喘息著將要昏睡過去時;錄音室裡趁其他成員到外面喝水而偷偷親吻時──他都問:

 

「吶,翔ちゃん,為甚麼喜歡我?」

 

這個問題櫻井有認真思考過,可是找不到理由。他無法用理智分析自己對大野的愛。不是因為他的一個部分,不是因為他的一種才能,也不是因為他可以滿足的一些渴求。櫻井翔愛著的,大概就是一個完完整整的大野智,包括這個人所有完美與不完美。

 

而可以一直愛,愛得這樣深,深得像是一種沉淪,一種沒有後悔沒有退路的沉淪──他對大野的愛,本來大概就不是建基於理智之上。

 

所以面對這個問題,每次他都只笑著抬抬眉,捏捏大野鼻子,回一句:「誰說喜歡你啊不要臉。」

 

至於為何大野依然樂此不疲的重覆問著這個沒有答案的問題,櫻井也不太懂。

 

櫻井不懂,大野每次其實都只想得到沒有答案的答案。

 

大野智知道的,櫻井翔是那種做每件事都必須給自己理由的人,必須讓自己覺得付出是值得、是有結果才去做。

 

大野智也知道的,好像唯獨是愛他這件事,櫻井翔沒有逼自己找任何原因。就這樣本能地自然地寵愛著,不為甚麼,不需要原因,只是單純的想愛,只是單純的想讓他感覺被愛。

 

而這樣被櫻井沒有理由地愛著的大野,不知道為什麼,也沒有理由地感覺好幸福。


能夠成為他的例外,他的任性,他的理智以外,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感覺好幸福。

 

 




(`・З・´) お 終 い (´・∀・`)


---


好久沒寫了... 
明明梗已經記下了一大堆就是沒時間動筆...
但今晚真的好想寫寫字... 所以通宵先寫簡單一篇!


看翔桑的自由時間, 很深印象的是他硬要很有條理的列出三個島遊的理由XDDDD
太理性了理性得好可愛! (欸
但看著翔桑看智君的眼神, 就覺得那種柔情已經是超越理智以外的感情
正因為平日是這樣理智的人, 所以每一次都特別感動


感謝閱讀!


xenxenxen
11/11/2014 !!! happy pocky day  : D


评论(4)
热度(51)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