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ALOHA

*山組OS現實向, 夏威夷con DAY1衍生


---


咚咚。

 

明明酒店有門鐘卻刻意說好要用敲門作暗號,那個既可靠又像個小孩的人,那個無時無刻都最想見的人。

 

隨著這一陣默契的敲門聲,一抹甜膩的笑容瞬間展現在大野智臉上。

 

大野穿著極富異國風情、印上了大朵大朵鮮花的橙紅色開胸浴袍,碎步走到房間門,按下把手拉開門。

 

「ALOHA!」

 

經過一整天的綵排、演出、還有為明天終場做的打ち合わせ,本來應該已經很累了,可是櫻井翔還是元氣滿滿的跟大野打招呼,還活潑地揮一揮手。

 

「翔ちゃん!快進來。」大野向房間裡面招招手,然後裝在鬼鬼祟祟的往門外探一探頭。「翔ちゃん的行蹤沒有被誰發現吧?」

 

櫻井一臉哭笑不得。「智くん裝甚麼神秘啦!就算大家發現了也不會驚訝啊。」進房時順道輕輕一打戀人的頭。大野把門關上,轉身不好意思地搔搔頭,軟軟的笑了。

 

頭髮還滴著水珠的櫻井拿起圍在脖子的浴巾抹著頭,上下打量著大野,又低頭看看自己的白色汗衫和運動短褲。

 

「智くん你這身……嗯……是鬧哪樣?」

 

大野微微昂首露出一副自豪的表情。「好看吧?剛才洗好澡後在浴室發現的。果然在夏威夷就應該穿這樣嘛!翔ちゃん穿得那麼樸素,要遣返日本!!」

 

櫻井抬一抬眉,饒有深意的看看大野。「啊,要趕我回日本啊……大野さん知不知道是誰剛才連續發十多個短訊給我都是說『会いたいよ~』『会いに来てよ翔ちゃん~』這樣的話?我回去日本的話那個人會不會寂寞呢。」

 

聽著櫻井模仿自己撒嬌語氣,大野低頭用虎牙輕咬著唇羞澀地笑了起來。「我想那個人是會的ふふふ。那我就准翔ちゃん留下來陪那個寂寞的人吧。」

 

大野溫柔地牽起櫻井的手,拉他到床上。

 

櫻井自然地鑽進被窩裡,迅速在左邊的枕頭上,就像在他們自己家一樣。他拉直四肢伸伸懶腰。「いや~還是回到家最舒服!家さいこう!」

 

大野像隻小貓一樣四肢蹲坐在床上,隔著一層被子敏捷地爬到櫻井雙腿上,微笑著仰頭看向櫻井。「這裡哪是家啦,明明是夏威夷。」

 

「有智くん的地方就是家。」一臉認真。

 

大野笑開了。「胡說啦!翔ちゃん盡會說甜言蜜語!」他忽然皺起眉頭。「おいおい櫻井翔,說了多少次頭髮未乾透不准躺下來!」

 

櫻井吐吐舌,乖乖的坐起來,把枕頭豎起來背著坐。

 

坐高了的櫻井忽然看清了眼前大野的小貓姿勢。從上而下的目線正好落在對方開胸浴衣的空隙,大野不經意愈穿愈鬆的浴衣幾乎扯開到肚臍的位置,露出一片白晢結實的胸膛。加上他向上仰看的眼神──

 

……太色情了。

 

櫻井不由自主地盯著看入神了,還不自覺地吞了一下口水。大野正奇怪櫻井為何良久不說話,看見對方漲紅的臉上怔怔注視自己的眼神,大野不禁指著櫻井笑出聲來。「翔ちゃん一定又在想奇怪的事吧!!!」

 

方回過神來的櫻井搖搖頭,浮誇地揮揮手。「沒……沒有啦!!我不過在想智くん還蠻適合夏威夷時裝的,可能會有新代言吶。」還不是因為你引誘我啊……

 

「一定是在想『真想一口吃掉さとし~』之類吧!好色情啊翔ちゃん不行!!」

 

這下櫻井的笑穴又被點了。「哪有人自己說這樣的話啊!!你不害羞啊?」大野也跟著笑了起來,乘勢也爬進被窩裡,撲向左邊摟住戀人,把頭埋在對方胸前閉上眼。櫻井輕輕印了一個吻在大野額上。

 

「ねぇ智くん、反省会しよう。」櫻井壓下聲線低吟。

 

「いいよ。」

 

「智くん今天哭了呢。」

 

「嗯,哭了。很沒用吧。」羞羞的揉一揉鼻子。

 

櫻井溫柔地搖搖頭。「很可愛啊。忍耐了十五年才這樣流露出來的智くん,比誰都要可愛。你不知道那一刻我多想從你後面抱住你。」

 

大野仰頭看看櫻井,瞇著眼甜甜地笑了。「你應該真的這樣做呀!台下的ファン一定會きゃーきゃー的大叫起來!」

 

櫻井笑著捏捏大野的鼻子。「傻瓜,人家才不要看兩個大叔イチャイチャラブラブ呢。」

 

「不過為了慰勞差點哭掉眼睛的大野さん……」櫻井迅速地鑽出被窩,走到玄關,拿起了一個剛才進門時偷偷放好的包裝盒,遞給大野。「はい。拆開看看。」

 

大野張開嘴睜開眼睛,靈巧地把包裝紙拆開,看見一枝全新的魚竿。「うわー!!!!!!!是那個最新的型號!這個好適合釣夏威夷海域的魚!!翔ちゃん怎麼知道我想要這個?」眼裡閃著只對魚發出的光芒,一臉激動地看向櫻井。

 

櫻井搔搔頭。「其實我也不太懂,就是問店裡的大叔。用很爛的英文問他『Hawaii fishing……more fish?big fish?good fish?』哈哈哈哈。」

 

大野其實也沒有耐心聽櫻井自娛自樂,只是急不及待把魚竿拿出來試試,亢奮得不斷發出讚嘆的歡呼。「翔ちゃん甚麼時候給我買的?怎麼我都沒發現?」

 

「啊,因為想給智くん驚喜嘛,所以趁到珍珠港那邊工作時買的……你喜歡就好了。」因為戀人的笑容就是他笑容的來源。

 

大野終於放下手中的魚竿,緊緊抱住櫻井的腰。「很喜歡,最喜歡了。謝謝翔ちゃん總是記掛著我。」

 

他又吃吃一笑。「其實啊,我也給翔ちゃん買了手信呢!也是趁翔ちゃん去工作時跟ニノ他們去購物看上的,看我們多有默契ふふ!是你一定會很喜歡的東西啊!」

 

櫻井嘟著嘴瞪著圓圓的大眼睛,臉上寫著期待二字。大野把桌上一個袋子遞給櫻井。「はい。這次換翔ちゃん拆開看看。」

 

把禮物從袋子抽出來的時候,櫻井簡直是徹徹實實的看傻了眼。

 

是一個椰殼胸罩和一條迷你草裙的女裝套裝。

 

「這……是……甚……麼……」櫻井把椰殼伸到大野眼前,用已死的聲線問道。

 

與之反差極大的大野興奮地拍拍手。「送給翔ちゃん的夏威夷セット!!好看吧!!我也覺得翔ちゃん會穿得很好看!!」還接過椰殼擺放在翔ちゃん胸前比比看。

 

「……」被戀人當成娃娃、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櫻井。

 

* * *

 

半晌,房間出現了一個不知為什麼被逼換上這套夏威夷女裝的櫻井翔。看著自己只有乳首被遮蓋的上身,以及草裙下一雙白晢長腿,再掃視旁邊因太賣力替自己換衣服而連浴袍也褪掉、全身只剩下一條四角褲的大野──

 

──色情的氛圍又回來了。

 

互相注視著,互相深深看進對方深邃的瞳裡。

 

正當大野準備伸手撫向櫻井的胸腔,櫻井準備合上眼接受大野熱烈的親吻,房間的電話忽然響了。兩個人都嚇得僵住了,交換著疑惑的眼神。不是已經凌晨了嗎?

 

大野走去接過電話。

 

「リーダー是我!想跟你再確認一次明天開場的站位……你已經睡了嗎?」

 

大野按捺著沒有埋怨松本潤害他吃不了就在口前的肥美的肉,立刻擠出很睏很睏的聲音,還打了個呵欠。「呀松潤……我已經睡了啊……明早再說好嗎?」

 

「抱歉!!是呢今天リーダー哭了一定很睏呢。請快點休息,明天還有時間綵排不要緊的。」

 

急忙說了句晚安之後,又蹦蹦跳跳的回到仍在原地等待他的肥肉身邊(。

 

「翔ちゃんお待たせー」大野的話都未說完,櫻井已經忍不住側著頭用雙唇堵住他的嘴,舌頭在交纏吸啜,發出特別誘惑的聲音。

 

親吻激烈得快要窒息的櫻井先移開嘴,伸出舌頭舔上戀人的胸脯。

 

這個時候電話又不爭氣的響了。

 

本來閉著眼在享受的大野另一種意義上翻翻白眼,立刻跑去接電話。無處發泄的櫻井也發出了極其悲壯的哀號。

 

「もしもーし大野さん~我好像把昨天跟你一起買的夏威夷版Pocky留在你的袋子裡了~現在好想吃來拿可以嗎~」

 

大野瞪一瞪放在桌面的Pocky,差點就氣昏過來。「已經被我吃掉了再見!」

 

「幹嘛那麼生氣──」二宮和也還未說完就被掛了線。

 

大野默默走向一臉悲痛、已半放棄姿勢坐在床上的櫻井,坐在他旁邊。兩人默契地一起嘆了一口氣,就這樣靜靜的坐著。

 

所以當電話再次響起來的時候,兩人已經再沒有驚訝或悲愴的情感波動。    

 

大野索性打開揚聲器,並在對方開口前搶先說。「相葉さん、怎樣呢?」

 

「啊啊大ちゃんすごい!!還未聽就知道是我!!是這樣的,ニノ跟我說剛才打到你房間時聽到翔ちゃん在叫的聲音……要我來提醒你們別玩太晚……小心累著……」

 

櫻井一臉害羞的跑到電話前,對著話筒亂舞雙手。「沒有啦!!!我們只是一起睡覺!!!」

 

「哦哦哦翔ちゃん真的在啊!打擾了對不起晚安了兩位──」急忙掛線的相葉雅紀。

 

回復靜默的房間只剩下電話的「嘟──」長響,兩人對視一眼,一起笑開了起來。

 

「還是睡覺吧。」

 

「嗯,睡吧。」

 

關上燈以後,兩人在被窩裡摟得很緊很緊。

 

「想不到十五年後我們明明可以有各自的房間了,卻還是睡同一張床呢……」

 

「就是喜歡跟翔ちゃん擠在一起。」

 

「さとし……ALOHA。」

 

「嗯?」

 



你不知道嗎?


ALOHA也是愛的意思啊。

 

 

 

 

 (`・З・´) お 終 い (´・∀・`)



---


不小心把後書き刪了.../-

還是感謝閱讀~~


xenxenxen

21/9/2014

 


评论(22)
热度(54)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