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公開告白

*現實向, 同居設定

*140919檸檬TV雜ネタ

*這是有點像SO的OS!!!!!! 必須是OS!!!!w (左右有點模糊請別介意=w=!! 


---


大野智打開家門,踢掉雙鞋,隨手把口袋裡的雜物放在玄關的吧桌上,蹦蹦跳跳的跳到沙發上盤腿坐好,手中還抱著一本剛才經理人給的雜誌。


大野把雜誌舉在眼前,眯起雙眼滿意的笑起來。


ふふふ,你看我們還是很帥嘛!!!三十代還是帥氣帥氣的!!!還可以繼續走紅下去!!!


想到這裡,大野覺得要是把這番話說出來讓成員聽到,一定又會被nino和他家翔君打頭的。他慶幸自己剛才只是在心裡吶喊。


大野拆開雜誌封套,二話不說翻到自己團體的頁數,逐一看看頁上的圖。雖說是好奇大家的照片拍成怎樣,其實眼裡就只有自家戀人,每當視線遇上五個人都總會自然第一時間尋找那雙清澈的圓圓的大眼睛。


「欸,翔君都不會轉表情啊。」看完那個大頭貼系列,大野忍不住小聲對著空氣吐槽。「不過我果然好喜歡這張臉,ふふふ。」還忍不住告白起來。


再翻一翻頁,大野看見那個「給成員的愛的訊息」的部分。


他皺著眉歪歪頭,想了想⋯⋯啊!就是上次取材讓他們填在問卷上的環節!


其實大野已經想不起給成員寫了些甚麼。他低頭一看自己那欄,第一個就是給戀人的話:「給翔醬:謝謝你一直記掛著我。總是只會撒嬌只會依賴你的我真是不行呢。但只要有你在身邊我就會覺得好安心啊。」

就是這個了!!!

大野隱約記起自己寫過這樣的話,當時還刻意修飾一下詞句,不敢太高調直接。他明明記得有在後面補上一句「大好き♡」的,果然還是被編輯無情的刪掉了,他嘟嘟嘴生了一會兒悶氣。

他的視線轉移到戀人一欄。向來成員都是各自寫自己的取材問卷,所以也不會知道互相寫了甚麼。看了看櫻井給他的話,大野臉色頓時沉了下來,笑容也不見了,只是默默盯著那兩行字。

這個時候玄關傳來開門的聲音,緊接著是櫻井爽朗的一聲「ただいまー」。

剛完成攝影回家的櫻井脫好鞋,把大野的鞋也一併放好在鞋櫃裡,擺放口袋物品在小擺盤上時也慣性擺好大野亂丟的鑰匙和銀包。

櫻井走進客廳,看見戀人呆呆坐在沙發上盯著桌子。

「智君我回來了啊?」

還是沒有回應。

櫻井不解的走近戀人,坐在戀人旁的沙發位置上,戳戳大野的臉蛋,嘟著嘴唸唸:「吶,智君今天怎麼不跟我說お帰り啦⋯⋯」

大野別過臉甩開櫻井的手,鼓著臉說:「因為我在生氣!!」

「はぁ?我做錯了些甚麼啊⋯⋯」莫名其妙的櫻井四處張望想找出大野生氣的源頭,忽然瞄到桌上的雜誌。「あら這個不就是我們之前拍的TV雜誌嗎?智君去買了啊?」嘗試轉移話題的櫻井。

「才不會買咧!!是經理人給的我才勉強拿回來!!」還是在生氣啊。

面對忽然生氣的戀人,櫻井總是有點不知所措,只懂得再逗逗對方。「智君你看你看,我給你寫了愛的訊息呢!『給大野桑:最近嵐的舞蹈很多由大野桑負責。我覺得編舞是很困難的事,所以真的很感謝大野桑呢。』好好地表揚了智君啊!」櫻井指著雜誌,眨眨一雙大眼睛,熱熾地看向還是別過臉的戀人。

聽到櫻井把雜誌內容讀出來,大野忽然更是生氣。「櫻井翔你還敢給我讀出來!!我就是生這個的氣!!」

櫻井萬萬想不到竟然這樣就自投羅網了,不解得張開嘴巴,下巴都要跌下來。

「這個⋯⋯這個有甚麼問題嗎?」委屈又戰戰兢兢的問道。

「我問你啊,這個欄目的主題是甚麼?」

櫻井像個搶答的學生一樣舉起手。「我知道的!是給成員的愛的訊息!」

「就是呀!是愛的訊息!那你告訴我,你給我的那段話哪裡有愛了?哪裡?」

櫻井忽然明白過來了——原來他家智君是在生這種可愛的悶氣!鬆了一口氣又覺得哭笑不得的櫻井擠出一副認真的嘴臉:「我可是在欣賞智君的才華啊!感謝智君默默辛苦自己啊!這可是在告訴全日本、全世界,大野智的所有努力我櫻井翔都看在眼內,大野智的所有付出櫻井翔都有感受到啊!!滿滿都是愛,不是嗎?」

大野被櫻井突然其來的情話逗得臉紅起來,拼命掩飾自己已軟化的態度:「哪有!!謝謝編舞甚麼的⋯⋯說得這麼客套才沒有愛吶!我可是給翔君寫了有你在身邊特別想撒嬌又特別安心⋯⋯」本來還赤裸裸寫了最喜歡翔君呢。大野忍住沒把這句說出來。

覺得大野這樣把愛的訊息讀出來實在太可愛,櫻井的心快要融化了。「智君在身邊的時候我也最安心。不過我們之間才不是只得安心感呢,還有⋯⋯」他壞壞一笑,湊到戀人耳邊用最性感的聲線緩緩吐出二字,還笑著往裡面輕吹一口氣,又輕舔一下戀人的耳骨。


大野頓時臉紅耳赤,連耳根都通紅,轉個身來掩著戀人的嘴巴。「櫻井翔你這個色鬼!!!你這樣犯規啊你知道嗎!」

在戀人掌心後笑著的櫻井舉高雙手作投降姿態。已經不再生氣的大野放下手,看著傻氣的櫻井軟軟笑了起來,挪動身體倚躺於戀人懷裡。櫻井放下雙手,正好從後面緊緊抱住大野。


大野指指雜誌:「ねぇ翔醬,你為什麼在那上面叫我大野桑啦,平時不是都叫satoshi嗎⋯⋯」

櫻井邊輕撫大野的頭髮,邊淺笑著說:「智君這個傻瓜還在想嗎?在其他人心目中我就是智君的後輩呀,必須把智君喚作大野桑才合禮儀。私底下當然是叫我專屬的さ•と•し啦。你想聽的話我給你說多少次也可以啊。さとし、さとし、さとし、さとし⋯⋯」

「おい!」大野連忙笑著阻止真的不斷在溫柔輕喚satoshi的櫻井。「ふふ我明白了可以停下來了傻瓜。」

櫻井低頭在大野頭髮上印了一個吻。「智君要知道,讀者們可不懂得我們的關係是這麼⋯⋯」櫻井正想又湊到耳邊做同樣的事,大野立刻轉過身撲在櫻井身上,把他壓在沙發上,俯身用雙唇和舌頭堵住他嘴巴。

「嗯さとし⋯大好き⋯大好きだよ⋯嗯⋯」

櫻井只記得於大野的吻與侵襲中昏迷之前,呢喃出這樣一句話。


*


第二天,大野醒來的時候,看見桌上那本雜誌封面貼了一張便條,上面用他最熟悉的字體寫著「大野智專屬」。

翻到昨晚糾結很久的那頁,他發現櫻井給他的愛的訊息一欄被塗改液給塗了,上面重新寫上這樣的話:

「さとしへ:我真正想對你說的是,謝謝你愛我,也謝謝你讓我愛你。今後我們會一起經歷更多,然後一起老去。到你變成滿頭白髮的老爺爺時,我依然會在你身旁,你依然可以安心在我懷裡睡著。所以傻瓜,請盡情撒嬌依賴吧,因為我喜歡的就是真實的這樣的你。」





(`・З・´) お 終 い (´・∀・`)


---


檸檬雜這個糖簡直太甜!!! 大野智大手啊你!!!! QAQ
必須來一發渣腦洞慶祝一下ww
短短的傻白甜, 希望大家喜歡^u^

明天去arsonly希望可以勾搭到一些山組妹子QAQQQ
不過我真的很怕生所以...嗯 (。T_____T
呀呀呀呀我會努力搭話的!!!!!! QuQ


感謝閱讀!!


xenxenxen
13/9/2014

评论(7)
热度(44)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