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你給的只屬於我的溫度

美好的命題(´・_・`) 多多指教!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週六命題【視線】(這次命題我好喜歡QAQ!!!!)

  

*現實向,偏OS

  

*一開始的設定是未交往的時候

  


  

---

  


  


  

我發現我總是被一種目光注視著,不論是甚麼時候。

那目光的溫度每次都不一樣。

譬如說團番錄影的時候,我開口說話的一刻,目光立刻就凝聚在我身上,不管那個人在多遠的位置。那時候的目光是溫熱的,緊緊的盯著我的臉,彷彿不想錯過我說的任何一句話,流露的任何一個表情。

但更多時候我其實只是呆著不說話,也許在想家中未完成的畫,也許在想剛才手機上看到的海釣情報,任由嘉賓和成員的聲音在我耳邊掠過。然而這種時候,我依然感覺到那目光從背後、從旁邊停註在我身上,柔柔的,暖暖的。明明目光應該只是目光並不帶表情對話,但我總覺得那是一道微笑著、說著「真拿你沒法子」的目光。

後台裡有時候我隨意說了一些話,不知怎的大家都看著我笑了,他們說那是天然我也不懂,但當大家都笑完了逐一移開視線時,那目光還是移不開一樣黏在我身上。

這些年來演唱會排練,我們逐一在台上排自己的獨舞時,其他成員都坐在台下觀眾席背自己的詞,不過還是有一股比我體溫更高溫的熾熱緊隨著我的舞動,彷彿表示著肯定與驕傲的,默默支撐著我每個步伐。

情緒比較高的時候會跟身邊的成員和嘉賓動手動腳,也有熱烈談起來笑開了的時候,同一時間仍然可以感受到那目光,只是降了溫,變成有一點寂寞的冷,從後面凝視著我帶笑的側面,靜靜的,幽幽的。

那目光的主人是櫻井翔。

那雙不變的圓圓的清澈的、我最喜歡的大眼睛。

而我之所以會知道那目光的存在,不只是因為它那些獨特的溫度。

是因為同一時間,我也在努力用雙眼搜索他的影子,搜索他的雙眼。

番組上好不容易要發言時,我想找到他的目光,那種溫暖給我最實在的安全感。

發呆時,我想找到他的目光,寵溺的包容著我,好像甚麼都不做都會被原諒,即使放空亂想當我自己也不環緊。

莫名逗得大家開心時,我想找到他的目光,那隨著豪邁笑聲傳來的注視是給我最熱切的嘉許,於是我也會笑起來。

排舞時明明手腳和腦袋已經很忙了,可是我還是想找到他的目光,那個睜著大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人給的熾熱,總是我一個人獨享的鼓舞。

跟其他人親密玩起來時,不知為什麼忽然就會想起那張胖嘟嘟的臉,然後就會想找到他的目光。雖然是冷冷的,卻又因為是冷冷的,竟然給我一種莫明的安心幸福感。對於會在冷冷的視線裡鬆一口氣的自己,其實我也不太理解。

其實我也一直用視線包圍著翔醬吧,只是我認為我的目光比較低調。我似乎懂得用餘光,翔醬不會。

我以為歲月會就這樣在我們的注視與被注視中過去,甚麼都不會變。

可是原來事情可以突然就不同了。


*


那次錄影時,嘉賓說著戀愛的話題,成員們都在熱烈的附和著,可是翔醬靜下來了。我知道他又在看著我。

我轉過身,不小心竟然跟他的眼神對上了。

一秒,兩秒,三秒⋯⋯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我們兩個都沒說話,也沒有移開視線的打算。

嘉賓的聲音在我們耳邊掠過,他在說著自己在人多的地方也會情不自禁一直找著妻子的身影。

我不知道那是一種怎樣的契合,只知道那一刻我的世界裡彷彿只有這個看著我的人。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直至導演叫了聲cut,翔醬好像忽然意識過來,立刻低下頭,急步走到其他成員身邊。

自從那個詭異的對視瞬間起,翔醬就再沒看著我了。

只要是我說話的時候,不管是在番組上抑或在後台,翔醬都會借故專注做別的事,跟其他人甚至拉著staff桑說話。

就算我叫他的名字或是走到他身邊逗他說話,他也不會看著我回應,而且都只是一兩句笑著敷衍的話。

這莫名其妙的情況持續了一個月,而不知為什麼在這一個月內我總是發現自己無故地消沉,也吃不下飯。

於是這天,當相葉、二宮和松本在錄音後相繼離開後台,剩下之後還有取材的我倆時,我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那個坐在最遠的沙發上、把報紙翻了快二十遍還是不肯移開眼神的他。

「翔醬為什麼都不看我了?」

他愣了一愣。「甚麼啦利達,我在看報紙嘛。」故作鎮定的聲音,依然頭也不抬。

「不是現在,是一直都沒有在看吧。剛才錄音時、昨天拍攝時,上週錄影時⋯⋯一直都在避開不看我吧。」

他用力捉緊手上的報紙。「哈哈,利達你胡說甚麼啦,工作的時候要看歌詞要看嘉賓嘛。」笑聲裡沒有一點感情。

我的心揪著發疼,實在忍不住了,站起身來走到他面著,搶去他手上的報紙。

「為什麼都變了?」

翔醬別過臉,低下頭,一句話都沒說。

「翔醬,為什⋯⋯」

話未說完,他就忽然抬頭看著我,眼神裡盡是我未嘗見過的怨恨和難堪。

「夠了,利達不要再為難我了好嗎?」

「はぁ?」

「你是發現了我對你的感情才咄咄逼人對吧?」

「感情⋯⋯?」

「喜歡你的感情呀!⋯⋯」他激動大喊,然後發現自己說漏了咀,臉色也青了,急忙用手掩住口。

喜歡?

喜歡我?

那是甚麼意思?

好多畫面忽然在我腦裡衝撞著,好多好多,卻都是我用餘光看見的櫻井翔的目光。我努力回想,的確好像從未見過他用同樣的視線看向其他任何人。

無論是哪種溫度,每一種都是只屬於我的溫度。

啊,原來這種視線,就是對喜歡的人的視線。

我想起跟翔醬對看那刻的悸動,忽然明白了一些事。

我不懂形容當下自己的感受,只知道過了很久的沉默,再開口時我說了這樣的話。

「今後不要再那樣看著我了。」

「⋯⋯」翔醬低下頭,咬著唇,快要憋出淚來的樣子。

我從來未見過這樣難過的翔醬。

「從今天起我們互相看著對方吧。」

他愣住了,猶豫地抬起頭,視線緩緩移高,然後對上我的目光。

我深深看進他的雙目。

果然還是不變的圓圓的清澈的。現在看清楚,那雙眼裡好像藏著有一種情感,那麼激烈,卻又那麼戰戰競競。

啊,太好了,終於可以再看到你的視線。

一個月來的不踏實和焦燥不安就被這樣一道目光一掃而清,重新遇上翔醬的視線,我才知道這目光在我生命裡佔據著多少重量。

好暖。

因為你溫柔的注目,我的生命好像又可以聚焦了。

「我也喜歡你,翔醬。」


*


之後的事。

翔醬睡在我的大腿上翻報紙,我在低頭研究他軟軟的頭髮。

「吶,翔醬,有個問題我想問很久了。」

「な〜に〜」膩不膩啊這聲音。

「翔醬為什麼錄影時敢總是盯著我看,卻不敢碰我?很多時候都在碰到之前把手挪開啊翔醬,別以為我不知道。」

「呃⋯⋯那個嘛⋯⋯」

「嗯?」

「那是因為我以為目光這回事不這麼容易被發現呀。不會觸碰到satoshi,不會給satoshi添麻煩,只屬於我個人的情感⋯⋯可是真的用手碰上了的話,可能就會給satoshi發現了我奇怪的溫度呢,然後可能甚麼都變了⋯⋯不過結果還是給satoshi發現了呢嘿嘿。」

「バカ。」

「はぁ?」

「翔ちゃんのバカ。你以為自己的視線沒有溫度啊?跟你說那可是比你在床上最熱的時候更熱的溫度啊!每秒鐘都要把我溶掉一樣!生怕看漏一眼我會走掉一樣!你也不知道自己有多⋯⋯」

「おい!!!快給我別說!!!」脹紅著臉伸手掩住我的口。

我吃吃笑了起來,輕輕貼上他在覆在我唇上的手心,緊扣著他的手指慢慢移開,閉著眼俯身吻上他額上的前髮。

「真的給我添了很多麻煩呢翔醬,讓我第一次這樣愛上一個人。」

  


  


  


  

(`・З・´) お 終 い (´・∀・`)

  


  

---

  

因為實在太喜歡今次主頁君的命題所以很快就寫好了QvQ

  

想挑戰自己寫不只是傻白甜的文結果還是HE啊 .___. 嘛我山組還是甜甜的好^_^

  

一直覺得翔桑的視線是山組cp關係中最窩心的東西之一,所以有了這樣的作品

  

非常感謝觀賞!!! 爛文字但如果可以帶給大家一點點溫暖就真的好了 : )

  


  

xenxenxen

  

24/8/2014

评论(1)
热度(83)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