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戀人生病的場合

又是星期一命題+甜文( ̄▽ ̄) 
請多多指教!!!!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週一命題,關鍵詞【牛奶麥片】

  

*左右傻傻分不清,雖然原意是偏OS的……orz

  

*設定是二人不是同居但互有對方家鑰匙那種 (可以隨時夜襲你們懂的) <--明明不關事w

  


  

---

  


  

「我不要吃這個⋯⋯」

一把比平常沙啞低沉的聲音。

櫻井翔穿著一身灰藍色居家服,面色有點蒼白,平時圓滾滾的臉蛋都瘦下來,不見多時的脖子竟然也出現了(。

櫻井坐在家中飯桌前,皺著眉盯著端在他面前一碗米白色、看似淡而無味的牛奶麥片。

「為什麼老是給我煮這個⋯⋯」櫻井扁扁咀,一對手無力地垂在兩邊,仰起頭眨眨大眼睛。

他拖著軟弱的身軀站起身來,走到家中四周看看⋯⋯客廳,clear!走廊,clear!浴室,clear!睡房,clear!書房,clear!回到飯廳,再看看那邊開放式廚房,也clear!!

「已經走了呢。」

櫻井雖然有點難言的失落,但想著計畫通,也偷偷笑了。

明明沒有人在,他還是躡手躡腳地行動,鬼博鬼祟祟把桌上的麥皮拿到廚房裡去,準備把碗中物倒進洗手盆裡。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櫻井聽見鑰匙開關的聲音。

「しまった⋯⋯(~_~;)」心生不妙的櫻井整個人疆住了,雙手仍捧著麥片在洗手盆中,不敢倒也不敢動。

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ただいまー」大野智把聲音壓低,小聲說。手中抽著一個便利店膠袋,裡面滿滿都是能量飲品和成藥。

他把鑰匙抽出放回口袋裡,輕輕關上門。轉過身,一眼就看見那個穿著自己送到睡衣的男人的背影在廚房裡。

  


「啊翔醬!已經起來了嗎?我還以為翔醬還在睡呢。」甜甜軟軟的。

大野把膠袋放在飯桌上,發現桌上麥片不見了。他向櫻井走去,伸手準備給戀人一個背後抱:「翔醬已經吃過了嗎?好不好⋯⋯」

大野越過櫻井的肩膀,看見他手上的要倒不倒的麥片,手的動作立刻停住不抱下去。

「櫻井翔!」

櫻井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慢慢轉過身,嘗試露出最迷人的微容,眨眨大野最喜歡他的亮晶晶無辜大眼睛,卻不知原來自己的表情只有慌張與心虛。

「喲,おかえり,智君!⋯⋯」他裝作冷靜,看向已收起笑容,目無表情的大野。

「櫻井翔!!你是在把麥片倒掉嗎?!」

「沒有啦!!我是覺得牛奶有點濃想加點水,聽說加水更有營養⋯⋯」

語無倫次的櫻井讓大野好想笑出來。他不容易才敝著笑,擠出嚴厲的聲音:「說謊!難怪這幾天替你打掃時都在垃圾桶發現即食麵包裝,原來每天翔醬都把我做的麥片倒掉啊?」

不敢答話的櫻井不低下頭盯著麥片喃喃自語:「都怪智君每天都給我做沒有味道的麥片,我才⋯⋯」

大野一手輕托櫻井的下巴,戳戳他的臉蛋:「おいおい,現在誰是重感冒嚴重得肉肉也不見了的病人?病人就是要吃清淡的東西,難道還給你煮咖喱嗎?」雖然說起咖喱我也好想吃咖喱,大野心想。

櫻井鼓鼓臉:「智君明明也可以給我做そば、給我煮粥嘛⋯⋯」

因為那些太難了我不會做啦麥片只要打開包裝倒牛奶就好最簡單!差點就衝口而出把真相說出來的大野焦急替自己辯護:「いや,媽媽說感冒吃牛奶麥片是最快好的!!是說無論如何翔君都不應該吃即食麵呀!!對身體不好你知道嗎!!翔醬這笨蛋!!」

他瞥見櫻井一臉歉疚地咬著蒼白的唇,才記起對方還是虛弱的病人,心裡一揪,把戀人手中麥片接過,漸漸放軟聲音:「好啦我們不要站著啦,翔醬一定都累了,到飯桌那邊坐坐好不好?」

兩個人在飯桌對著坐,中間放著那碗磨人的麥片(。

「所以翔醬想吃甚麼啦?我給你做。」大野溫柔微笑著逗櫻井。

「不,智君的麥片就好。只要是智君給我做的我都吃。」

大野揉揉櫻井的頭,正打算讚他是好孩子,戀人就先開口。「不過⋯⋯我要智君給我加蜜糖!」

大野心想病人不准吃太甜,卻又捨不得拒絕櫻井,還是搖搖頭到廚房去,熟練地找來上次兩人到高級餐廳補慶祝情人節時送的小罐蜜糖,舀了一匙加進牛奶。

櫻井滿意地向著大野燦爛一笑:「智君好棒!但是我還想要加巧克力!」

大野皺著眉看向櫻井:「翔君不准得寸進尺!不給!」

不得逞的櫻井瞬間誇張地哭喪著臉:「可是人家生病了總是吃藥,口好苦,好難受,好想從智君身上得到一點甜蜜,只有智君才能給我⋯⋯」

怎麼這個人明明只是想吃巧克力卻說著這種若有所指的話……(~_~;)大野完全敗給櫻井的撒嬌/撒賴:「好了別再說了!我給你巧克力就是,只有一片啊!」

大野又到廚房拉開抽屜,裡面滿滿都是自己買來滿足吃貨戀人的零食,拿起一排櫻井快吃完的巧克力掰開一片,加進牛奶裡。

看見戀人為自己折騰又看見巧克力的櫻井心情大好,病情迅速好轉,還哼起有點走調的bittersweet來。

「櫻井さま,這次可以吃了吧?」

玩著玩著其實櫻井也有點餓了,始終他也是一個吃貨(。所以他決定讓大野過最後一關:「うん,不過我要智君餵~我~吃。」

大野雙眼咪成兩條線,一臉沒櫻井好氣:「你怎麼忽然這麼精神了,別胡鬧啊我是不會餵你的,自己吃。( ̄▽ ̄)」

變臉小能手櫻井立刻伏在桌上裝哭,還跺起腳來:「ううう我不依!!我是病人我要智君餵我!!我要!!」

大野完全拿櫻井沒轍,寵溺地笑了:「おいおい別裝了啊笨蛋!在家也這麼愛演以為自己在上綜藝節目嗎?」

大野把一匙滿滿的牛奶送到吃吃笑著的戀人咀邊,柔聲說:「あーん。」

櫻井正準備張開口,大野忽然敏捷地把湯匙往自己咀裡遞,一口含著麥片,咀角上揚。被戲弄的櫻井愣著張開口,正要抗議:「もう智君這個壞⋯⋯」

話未說完,口就被大野的雙唇堵住了。

沾有蜜糖與巧克力味道的牛奶從大野口中流到櫻井口中,包裹著交纏的雙舌,再流向櫻井喉嚨,害他差點嗆著。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口、口、

口移し!!!!!

好エロ的感覺!!!!!

「這樣才是餵吧ふふふ!!」看著櫻井漲紅了臉搞不清狀況的樣子,大野露出得瑟的勝利笑容。

「這樣智君會被傳染感冒啦!!」不知在害羞甚麼的櫻井亂舞雙手。

大野捉住櫻井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情深款款看進戀人雙眼:「翔君不知道嗎?我這裡早已被感染了,那種病毒叫櫻、井、翔。」

キャー!!\(//∇//)\

心裡高呼著「太可愛太犯規太甜了智君大好き大好き大好き」的櫻井整個身體向後抑,躺坐在椅子上,用手背掩著額頭閉上眼:「啊我不行了,我要昏過去⋯⋯」

  


「喂喂櫻井翔你給我醒來好好吃麥片啊!!!!!」

  


  


  


  


(`・З・´) お 終 い (´・∀・`)

  


  

---

  


  

完結得有點突然我知道wwwwww

  

第二次投稿!! 每次都只懂得寫週一的命題ww

  

依舊是沒有重點的小甜文... ( ̄v ̄) 純粹想寫寫居家感的二人和撒嬌的翔桑 :P

  

如果大家喜歡就好了^^

  


  

xenxenxen

  

3/8/2014

评论
热度(69)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