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З・´)おやまラブ(´・∀・`)


這邊是只懂得寫短篇和超短篇的xen^^
簡單而言是個和平愛好者~ 愛與和平最高._.v

紅擔,山コンビLOVE (=゚ω゚)ノ
主要寫OS但SO也非常樂於食用!
副CP主要是竹馬
不涉及愛情的話也很喜歡信號燈、磁石和末子
團愛成員愛是永遠的原則!!(^人^)

[山組/OS] 口渴

之前投的稿也轉載一下w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口渴》

  

關鍵詞:自動販賣機

  


  

*現實向 (所以可能有bug請見諒!!)

  

*140705交嵐SP衍生

  


  

---

  


  

完成拉麵店的錄影後,成員和兩個後輩回到店後巷旁的小路,上車準備回電視台。數數人數ーー欸,怎麼少了一個?

  


  

「啊,リーダー不在!」機智的相葉發現了。

  


  

「是不是上廁所了?」二宮把玩著手機的PAD,頭也不抬。

  


  

松本撥了撥大野手機,可是也沒人接。

  


  

於是大家又等了一會,還是不見大野的身形。櫻井看出車窗,心裡有點煩燥了,想著,難得兩個後輩也在,身為最年上前輩的大野到底溜哪去了,怎麼像個小孩一樣。

  


  

「要不要讓staff桑下車找找看?」松本停下耳機的音樂問在左顧右盼的櫻井。

  


  

「我去好了,順便到剛才那後巷買點東西喝。」櫻井跟車上staff桑交帶一聲便下車去。

  


  

櫻井舔舔唇,剛才被辣湯嗆著還有點渴,想著先到後巷那自動販賣機買樽冰咖啡喝,再找大野。

  


  

一拐進後巷,櫻井就看見那個熟悉的小小背影在自動販賣機前。櫻井沉著氣走過去,拍了拍眼前人。

  


  

「大野桑。」

  


  

在空無一人的小巷裡忽然被拍肩叫名字,大野嚇了一跳。大野轉身看見櫻井。

  


  

「翔醬!你怎麼在這裡呀?」

  


  

「這句話我問你才對吧!」櫻井皺著眉:「你要買東西喝也要先告訴我們呀,涼介君和大貴君都在車上問前輩怎麼忽然就不見手,我們又不知你到哪去,打電話給你又不聽,要不你讓staff桑給你買飲料不就好了嗎,⋯⋯]Rapper櫻井喋喋不休地教訓大野。

  


  

「所以,」櫻井終於要停下來喘口氣。「所以,到底你為什麼買了這麼久還不回來?」

  


  

大野莫名被櫻井罵了一頓,扁著咀低頭,也不敢看櫻井一眼,只是直盯著自動販賣機看。

  


  

「因為想給翔醬買冰咖啡。」大野小聲說。

  


  

「啥?」

  


  

「因為翔醬剛才吃辣拉麵嗆著了,喉嚨一定不好受,所以想給翔醬買冰咖啡。」

  


  

櫻井整顆心都軟了,想:眼前這個人怎麼就只想著我的事啊!剛才還責備他了,怎麼辦⋯⋯

  


  

櫻井放軟語氣:「大野⋯⋯不,尼桑,尼桑在吃麵時不就給我倒冰水了嗎?我現在不渴啦!」不好意思得連愛稱都用上了。

  


  

大野還是不敢看上來。「剛才拍攝完了見翔醬一直在舔唇,以為翔醬渴了,所以才來買的⋯⋯」

  


  

牙敗,這個人怎麼會這樣細心看我的一切,又這樣了解我的一切?櫻井已經不能再不好意思了。

  


  

他又再把態度軟化一點:「尼桑這個傻瓜⋯⋯那為什麼去那麼久呀⋯⋯?」

  


  

「就因為這個壞的販賣機!明明入了錢按了掣,冰咖啡還是沒有滾出來,錢包和電話都在車上,身上又再沒有硬幣了,急著想給翔醬買飲料,無論怎樣都想買到,就不斷踢它、打它、拍它、敲它、撞⋯⋯嗯⋯⋯!」

  


  

大野還未列舉完自己如何虐待販賣機,小咀就被櫻井一雙唇堵住了。

  


  

櫻井也不知自己是不好意思再聽下去戀人為自己做了怎樣的傻事,還是覺得戀人實在太可愛實在忍不住。

  


  

總之櫻井就是想,不行,我必須要吻這個人。必須現在俯身吻下去。

  


  

在自動販賣機前的兩個人就這樣疆住十秒,吻著對方。

  


  

櫻井忽然意識到這裡是公眾地方,雖然不見一人,也不好這樣。他為衝動的自己紅著臉,把自己拉開從大野的臉拉開,不好意思地下意識捏捏頸。

  


  

大野慢慢從突如其來的吻中清醒過來。他抿著咀偷笑,睜開眼,然後收起笑意,裝作嚴肅。

  


  

「不同了。」

  


  

「啥?不同了?甚麼不同了?」櫻井莫名其妙看向大野。

  


  

「哎,翔醬的咀唇不同了。」

  


  

「へぇー!!不會吧?!哪裡不同了?!難道是不好⋯⋯不好吻了嗎?!]櫻井焦急起來,連最說不出口的話都不小心說溜口了。

  


  

「ふふふ,」看見冷靜的櫻井主播急了,大野心也樂了,禁不住吃吃笑起來。「不是喔。是因為翔醬剛才吃辣了所以咀唇腫了,比平時更厚,更有口感,所以是更好吻了。剛才的吻有120分,ふふふ。」

  


  

聽見戀人在公眾地方說這麼直白的話,櫻井的臉簡直不能漲得更紅。

  


  

「satoshi!!」

  


  

「不過⋯⋯」

  


  

大野又裝起來了。

  


  

櫻井見大野一臉遲疑,又荒起來:「不過甚麼?!」

  


  

「不過,翔醬果然是渴了吧,剛才唇有點乾呢。」

  


  

大野用若有所指的眼神,含著一絲奸笑看向櫻井。

  


  

「既然不能給翔醬買飲料,就讓我來滋潤翔醬的唇吧。」

  


  

大野輕踮起腳,雙手圈住櫻井的頸,施一點力把對方推向自動販賣機,吻向他的咀,還有意無意舔濕對方雙唇。

  


  

櫻井鬆開手上的冰咖啡讓它滑落在地上,雙手摟住大野的腰,閉上眼享受這個比任何飲料都要冰涼又要溫熱的吻。

  


  

不知過了多久,當櫻井的大腦終於補充夠氧氣,他有如此結論:

  


  

嗯,這個自動販賣機也壞得太合時了。

  


  

(`・З・´) お 終 い (´・∀・`)

  


  

後記:

  


  

「啊,大野桑櫻井桑回來了!」

  


  

「阿咧,大野桑怎麼唇也腫了?剛剛吃麵時明明不覺的,大野桑也說自己很擅長吃辣,怎麼忽然⋯⋯」

  


  

看穿一切的風組交換一個小眼神,二宮代表發言:「小孩子還是不要問太多好,否則你們可能就不憧憬大野桑了啊。」

  


  

紅著臉的櫻井旁站著絲毫不感不好意思的大野。

  


  

大野軟軟一笑:「いいえ,請務必一直憧憬下去!」

  


  

---

  


  

初投稿!

  

很短的投稿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_<

  

腦洞比較弱所以只懂寫衍生小劇場⋯⋯ 

  

有點攻受不分的感覺但其實是想寫我個人最喜歡的設定:外攻內受的翔桑和外受內攻的智桑w

  

非常感謝博主團隊管理這個山組博!!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o^)/

  


  

xenxenxen

  


 
评论
热度(49)
  1.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投的稿也轉載一下w

© 小さな温もり集めて | Powered by LOFTER